霓裳裁作釉,杨晓锋的钧瓷艺术成就

李胜强坚持手拉坯创作作品

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河南省陶瓷艺术家,2008年被河南省总工会授予“河南省五一劳动奖章”
杨晓锋出身于钧瓷世家,其父杨志乃是中国陶瓷工艺美术大师,言传身教,使他从小便深受钧瓷艺术的熏陶和滋润。他后来又师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福安,学习陶瓷艺术创作技艺。由于他肯吃苦,悟性好,深得师傅和单位领导器重,被保送到江西景德镇陶瓷学校深造,是师从着名陶瓷专家周国祯,吕品昌教授,学习陶瓷雕塑和美学理论等艺术学科,这使得他的钧瓷技术得到更全面的提升。经过二十多年的奋斗探索,他在钧瓷艺术方面独成一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作为钧瓷艺术的重要新生力量,艺术家李胜强在坚持传统的道路上逐渐寻找到自己的钧瓷艺术语言,以“羽毛釉”和《日月同辉》《西域佛音》等创新造型、釉色享誉业界。在他看来,当代钧瓷艺人的使命与责任不仅仅限于继承,还要树立正确的钧瓷发展思路,弘扬钧瓷文化,留给后人真正属于这个时代的作品。

一、天人合一的钧瓷理论

已是深秋时分,循小径直走,步入神垕古镇李胜强所工作的窑口则是另外一番景象:偌大的院子里修竹挺拔秀逸,秋菊竞相开放,如此静美的画面却被一棵姿态特别的古树上停留着的几只喜鹊打破了,叽叽喳喳,热闹不已。此刻,李胜强正在三楼的书房,翻阅几本钧瓷理论书籍。

杨晓锋认为,陶瓷艺术的魅力在于人和泥土的对话。当你用心去倾听这种对话时,会感受到“那念出的阿弥陀佛已不再是人的声音,而是佛之声;那陶工的手已不是他的手,而是自然之手。”

一位中等身材、有着俊秀脸庞的青年人朝我们信步走来,他讲话时眉眼会不由自主的上扬,眼神坚定而自信,谈起钧瓷,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这就是李胜强——钧瓷神奇釉色“羽毛釉”的发现者,对钧瓷由衷热爱、怀有敬畏之心、善于思考和具有创新精神的钧瓷艺人。

杨晓锋把钧瓷看成了有生命现象的人,去感知,去疼爱。钧瓷是有灵性的,有思想的,有喜怒哀乐的!在他看来,仅仅是做钧瓷,也不过是一个泥水匠,不能算做钧瓷艺术家。作为现代真正意义上的钧瓷人,要领会钧瓷的精神,还要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要把器物当成人去爱,这样才能做出好钧瓷,才配得上钧瓷艺术家的称号。

作为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和北方窑系的代表,钧瓷承载了太多荣光,赋予了太多寄托,自古就有“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片”的说法,除此之外,它还以独特的窑变艺术而载誉古今,名扬海外。尤其是那神秘莫测的釉色,更是令人拍案称奇。“红为贵,紫为最,天青月白赛翡翠”,其外,“蚯蚓走泥纹”、“龟背纹“等,也为钧瓷平添了几分神秘色彩。而无数钧瓷后来的佼佼者与新生力量在智慧与经验的基础上不断丰富、完善着钧瓷这门艺术。李胜强与他的“羽毛釉”就是其中一个传奇。

他将他的理论运用到实践中去,创作出了许多优秀的钧瓷作品。比如《涟漪》,作品似水滴入池中微波荡漾,又激起水滴一般。作品线条变化异常,坯体大小反差极大,是手拉坯技法中大扩张,紧收缩的代表。作品用钧瓷窑变釉色烧成,釉色的流动渗化中,往往会形成自然景观的釉色图画,让我们联想到敦煌婀娜多次的仙女,舒展长袖漂浮在天际,只可欣赏而无法模拟的舞姿。

刚步入不惑之年的李胜强接触钧瓷已近二十年,自司法系统“半路出家”转至钧瓷传承的道路上。学艺之初,李胜强就得到了非常系统而纯正的钧瓷艺术学习,他深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杨志影响,重视传统技艺,认真钻研,勤学苦练拉坯技艺、细心对待钧瓷创作的每一个环节和细节。凭借自己的不懈努力,最终有所小成。善于思考钻研的李胜强不放过一切与钧瓷有关的机会,而他那令人称奇的“羽毛釉”正是在这种条件下诞生,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二、承前启后的钧瓷技法

在某次烧制之前,突然下起了暴雨,屋顶渗下的雨水打湿了正要入窑的坯体,造成表面釉子脱落,坑坑洼洼。“按理说,这一批已经是不能烧了。但当时有种强烈的冲动把它烧出来。”李胜强回忆说。他尝试进行补釉,在多次实验以后,出窑的时候,那些被雨水打湿的釉子形成了雨点形状的淡色斑斓,均匀的在器体上铺开,好似一片片飘落的羽毛,非常漂亮。这种偶然天成的釉色后来被命名为“羽毛釉”,经过长时间的试验摸索,李胜强总结出了“羽毛釉”的烧制规律,使其成熟,深受业界好评。

杨晓锋不是夸夸其谈的人,和人说话时,习惯于倾听,偶尔插上一两句话,给人的感觉有些木讷。他做钧瓷时更是不说话,全身心地投入,真正的一心一意,专心致志。他木讷吗?不!中国有句古话,大智若愚!他总在思考,在默默地探索有关钧瓷的事情。他十五岁从事钧瓷这门艺术,二十多年来,他常常想到祖辈们走过的不平凡的道路,思考祖辈们创作钧瓷的艰辛。自己所处的时代是个开放的时代,是个提倡改革创新的时代。钧瓷作为一门艺术,也需要创新,只有创新才能发展,才有生命力!钧瓷的创新不仅体现在釉色造型等方面,还要在技法上创新。

回溯钧瓷的发展历程,“一千多年过去了,钧瓷艺术语言也在不断的发展、变化,这就需要我们在继承老祖宗留下的珍贵经验之外,具有创新、开拓精神。“李胜强说。2008年是李胜强钧瓷艺术道路的一个分水岭,这一年之后,不少个人作品相继问世。而细数《日月同辉》《皇冠》《玉暖冰河》《西域佛音》这些伴随李胜强艺术历程而诞生的一件件钧瓷作品,无不是作者坚守传统、创新开拓的艺术结晶。

他认为,艺术在没有分阶级之前,没有艺和匠之分,只有水平的高低之别。艺术既是技艺,技艺也是艺术,所以技艺是从事陶瓷艺术的基础。因此,对于一个优秀的陶瓷人来说,首先必须是一个技艺高超的工匠,然后才有资格来当陶瓷艺术家。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条件下,技巧越高,艺术作品越好。最伟大的艺术力量要得到恰如其分的显示,就要由艺术力量相当的第一流的技巧。

《日月同辉》之于李胜强,意义非凡,堪称其艺术历程中首件钧瓷艺术语言的代表作。细察这件作品,器形是传统的盘,手拉坯制成,盘的中心分施两种釉色,最中心的炽热的红色代表“日”,其龟背纹更是添了几分神韵,与外围的月白色的“月”交相辉映。盘子的边缘处全部采用均匀而有律动感的跳刀纹,寓意光芒四射。整件作品匠心独运,构思奇特,而技法精湛。

悬空无接缝拉坯法
千百年来,拉坯成型的技艺被一代又一代的钧瓷艺人们传承着,从选料、炼泥、揉泥到上轮盘拉坯等等,他们在不断探索着。二十多年来,杨晓锋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和研究,在前人的基础上研究出“悬空无接缝拉坯法”。这种方法是在继承前人拉坯法的基础上一次大胆的创新,它主要是对泥性的充分理解,运用泥的张力和技巧,一次性完成双层泥胎或多层泥胎的成型,它不但丰富了拉坯成型的方法,而且填补了拉坯不能做双层或多层悬空成型的空白,同时也使拉坯的艺术效果得到了艺术的升华。《天池笔洗》就是用特殊材料手拉坯真空拉压技法成型的。作品稳重端庄,使缓缓下凹的洗池施以钧瓷窑变天青月白釉与红紫交错,似天上昆仑之峰,使人叹为观止。

谈到《日月同辉》的创作时,李胜强回忆说:“盘是钧瓷最常见的器形,如何在这个器形基础上进行创新,又要如何表现自己的艺术语言和思想境界?我选择了跳刀纹装饰这一技法,还涌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尝试在一件器物上使用两种釉色,这在当时是很罕见的。最终选择了这两种对比十分强烈的釉色,即今天大家看见的釉色,它们代表了粗犷与细腻、热烈与冷静。”

跳刀纹饰技法
自古以来,钧瓷的造型和釉色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型通过釉来体现它的韵之美,而釉通过型来表现它的窑变之美,因此,型是体而釉是魂。

“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实际上,与我们息息相关的生活和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深入其中去认真观察,细心揣摩,总能寻到创作的灵感与素材,演变为自己的艺术语言。”李胜强总结说。

在正常的生产中,钧瓷的坯体需要一种旋转坯程序,是坯体达到设计的要求。但在旋转坯时,偶然会出现轻度,重度的刀痕现象,产生凹凸不平的缺陷。有时这种刀痕缺陷连续很长一段。日久天长的操纵实践,使他发现这种有规律的刀痕形成了纹路。职业的灵感,使他思考,能否讲这种缺陷变成一种纹饰!从2009年他留心开始探索,反复试验,不断改进轮子的转变速度,不断改进工具,不断使用旋坯手法和手动,不断变化纹路的创新。经过两年的不断反复摸索试验,目前跳刀的纹饰有的像万马奔腾之后的蹄印,有的像坦克战车碾过的履带痕迹,有的像万箭齐发的箭形,有的像大雁列队飞翔,有的像万顷麦田风吹波浪起伏,有的像春风吹动一池春水微波荡漾,有的像钢绳盘锁……这些跳刀纹饰使人思有境,境无止,看有形,似无形,使人心旷神怡,观不厌倦。进入不断遐想的艺术空间。比如《日月同辉》,日月同辉本是一种自然现象,指的是太阳和月亮同时悬挂在天空,使日月的光芒互相辉映。民间传说同时看到日月同辉的恋人都会朝夕相处,相守一生。作者深谙其中寓意,利用陶瓷材料所特有的语言,通过不同的釉色和“跳刀”技法,将一个同心的三个圆巧妙地结合在一个画面中,使之相互对比,相互映衬,构建出一种艺术美,一种和谐的景象。

188金宝搏,可以说,钧瓷艺术家李胜强坚持传统手拉坯技艺制作作品,创作过程中潜心研究传统手拉坯技艺及钧瓷新釉种的开发,在传承传统技艺的同时,大胆创新、与时俱进。从表现形式上积极求新创意,彰现简洁、自然之美。依托传统钧瓷釉种反复试验,研发出“翡翠红”“雪舞银龙”釉种,打破传统釉种,为钧瓷艺术收藏增添新的内容。

金镶玉技法
在钧瓷中镶入金子等装饰品,使作品更具有价值性和艺术美,这也是过去没有人尝试过的。2011年,杨晓锋受到奥运会所用奖牌具有中华民族传统文化金镶玉的启发,创新出钧瓷镶嵌工艺,钧瓷与多种材料镶嵌结合的技术,例如《龙尊》。龙是中国人的象征。尊者,地位和身份的象征。杨晓锋在作品中镶嵌入了金子作为装饰,这种做法也是前无古人的,是大胆的创新!

对文化艺术的使命感和敬畏心

有创新才有发展,物随境变,境随时迁,事物有他自身的发展规律。通过时代的验证和择取,优秀的才会流传下来,而成为人们共同的文化背景的一种符号,也是人们在欣赏新的创造时的交流通道。在此基础上创作出的作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承,它是传统陶瓷的当代姿态。

在李胜强看来,最引以为荣的既不是赖以为生的钧瓷技术,也不是倚之成名的创新技巧,而是对钧瓷的敬畏之心。千百年来,无数能工巧匠在神垕这片土地上,为了钧瓷的繁荣发展而呕心沥血。作为新世纪陶瓷艺术的传承者,最重要的就是要继承他们对钧瓷的这份感情。

三、深刻深邃的钧瓷思想

李胜强,1974年5月出生于钧瓷发源地河南省禹州市神垕镇,1994年进入禹州市杨志钧瓷艺术创作室工作,拜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杨志为师,学习传统钧瓷制作技艺;2006年评为高级工艺美术师;2008年被评为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2011年参加清华大学与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联合举办的“中国工艺美术”国家级培训项目─“陶瓷艺术高级培训班”结业;2011年被评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钧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2015年被评为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

钧瓷是有思想性的,这也是钧瓷区别于中国五大陶瓷的重要标志之一。杨晓锋的钧瓷思想比之别人要深刻,要新颖,更有时代性和人文情怀。比如《远古之声》,这是作者自我突破风格的一次尝试。看似随意的纹饰,却是作者的用心所在。作品技艺新颖而独到,他采用内部施釉,外部直接裸露出泥胎本色的手法,意向中它在向人们传递着一个警示:地球资源被恶意开发,很对资源面临着匮乏或者消失,面对这样的现实,人类必将思考自身未来的生存环境。这一警示是对过去的思考,有事对现实生活的写照,更是提醒人们对未来的负责。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杨晓锋还把亲子之情寓于钧瓷作品中,这也是过去钧瓷艺人们没有涉足过的。他的钧瓷作品《一帆风顺》就是为爱子扬帆而作。他运用夸张的手法,表现了一位父亲在喜得爱子时的喜悦心情,和期望孩子人生路上一帆风顺的殷切心情。这种将亲情幻化入钧瓷作品中,其寓意更深刻,更耐人寻味,更具有永久性。

杨晓锋的钧瓷艺术成就是多方面,多层次的,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他的钧瓷艺术成就是对过去的总结,更是对后来人的启迪和鞭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