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市场严冬中的机会,艺术收藏后泡沫时代是理性回归的时候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1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1

一味功利赚钱的市场氛围让艺术收藏成为了一场赌博。天价做局、以假乱真,就像皇帝的新衣,只是没有人愿意说破而已。但是,当经济泡沫破灭之时,艺术收藏的泡沫终于破灭了。而泡沫的破灭,或许真的为艺术收藏市场的回归提供了契机

前两年有一本叫《千万别做艺术家》的书,封面的几行小字上简单可以知道一些此书的内容简介,上面有这样一句话95\%的艺术家作品都卖不出去,还有类似的一些看着让人心寒的话。如果说那时这些话有点让人觉得危言耸听的话,那么最近几个月的世界经济状况和艺术市场情况慢慢印证了这些预言。
记得从2002年开始的中国艺术圈,主要是当代艺术进入一个空前繁荣和空前鼎盛的时代。按照国际惯例,一个艺术家的正常作品价格增长比例是每年20\%。但在那时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许多艺术家的作品增长每年200\%也远远不止。即使名气不大的艺术家也能靠画过上不错的日子,市场上流窜着一批台湾和香港收藏家,他们时常会一口气将一些艺术家几年的积累或者系列作品全部收入囊中。最早在北京的草场地,798的艺术家时常能遇到这样流蹿作案的收藏家。的确他们中不少人获利丰厚,我指的是艺术家和收藏家双方。报纸、杂志、电视也不断的报道艺术市场的盛况!特别是拍卖市场的一路走高,不断的刺激着人们前往、加入到这个收藏队伍中来。同时艺术学院的招生情况也从来没有这样火爆过,特别是山东和四川地区的考试人数增长最为惊人,同时还出现了鲁迅美术学院考试期间居然有考生家长让孩子向学院内的鲁迅像磕头这样荒诞的事。许多地方艺术家即使办一个考前美术班,也能年入百万,类似的消息比比皆是,一切都似乎预示着艺术市场和艺术界的盛世即将来临。
也许大多数人的眼睛都被盛世的光芒照晕了眼,忘记了一个规律,往往盛世之后就是不断的衰弱。费大为在一次访谈中说,在中国什么行业能在十年内增长200倍甚至更多,可能只有艺术市场了。今年春季保利夜场拍卖加了三四次椅子还是不够竞拍者坐的,有些作品拍卖师还没有报出底价,但是底下已经一片牌子举起来了,加了数次价很多牌子根本没放下来过。最终六十多件拍品拍出了总价2.4亿元人民币的天价!这时候大部分人们在欢呼,艺术家发出了感叹,而一些艺术评论家和策展人则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但是这些声音太小,被拍卖行的欢呼声,画廊老板的笑声,和爱好者的惊叹声所淹没。没有人太注意这些声音,让我们回忆一下,当刘小东的《三峡新移民》拍出2200万元后有记者采访他,他的回答是:这个市场疯了!当张晓刚过去的代表作被拍出3800万天价的时候,他回答记者的采访时说:这幅画当初我是三万块卖掉的,你不应该采访我,应该采访买下它的人。等等这些话也许没有几个人记得,但是这的确成为了一个时期艺术家本人对市场态度的缩影。这些成功对这样的艺术家而言可能来的太快了,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准备好去迎接它。
但是,就像世界上没有一只永远增长的股票一样,没有一个永远疯涨的艺术市场。当今年年初股票进入全球性暴跌的时候,大量的资金涌进了房地产和艺术市场。作为世界三大投资体系,股票、房地产、艺术品,都是投资商选择的方向,当一个泡沫破灭了,资金流会自动寻找新的方向。但是好景不长,就在今年9月初,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也开始崩溃,深圳、北京、上海以及周边的地区的房产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再加上10月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全球经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滑坡和滞后。就在不久前,中国的几位艺术评论界和策展界的几位前辈都不约而同的出现了倒戈,先是策展人朱其发文说艺术市场的泡沫,当时持反对观点的也不少,认为他的言论是杞人忧天。之后费大为先生在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中国当代艺术在九十年代后期就没有什么发展。等于几乎全盘否定了九十年代后期至今的当代艺术成果。
他说:之后的艺术家一直在痛苦的重复模仿。试想一下他可是今年世界排行97的艺术界重要人物尤伦斯夫妇在中国最重要收藏顾问,他发出这样的言论无疑会对市场造成严重的冲击。但是无独有偶,高铭潞、陈丹青、栗宪庭、以及众多拍卖界的重要人士纷纷站出来指出中国艺术市场增长过快,泡沫太多,一时间整个艺术评论界出现了全面倒戈的情景,似乎一个冬天快要到来了。而刚刚结束的几场拍卖也没有了春季的那种气势,成交金额的下滑和作品流拍量的上扬,无论是谁看了都会从心底里发出感叹。
我们常说风雨欲来风满楼,在3个月前种种迹象就开始表现出艺术市场购买力的减退,首先画廊的接连倒闭和转让,闹得比较大可能要算是年初798的两家韩国画廊的撤走,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但是更多的细节可能很少人注意到,艺术家也在纷纷撤走,这些日子几乎天天可以在网上论坛看到艺术家转让工作室的消息,北京的有798、环铁、酒仙桥、草场地、宋庄等等,上海有M50、696、张江等艺术家集中地。的确一些艺术家从中获利丰厚,一些社会人员也开始进入这些地方开始参与到二房东的队伍里来。前几年在上海M50经营不错的香海画廊转租,据老板介绍,因为这几年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份额越来越小,画廊处于几乎不盈利状态,所以与其不盈利,还不如做二房东来的安稳。798内据说有四百多家画廊,这样的例子更数不胜数。许多艺术家不以创作为业,而以转让工作室为生,无不体现出近阶段市场过剩的前兆。
如果经济学家衡量地方经济状况有裙摆理论的话,那么我觉得艺术市场也可以设定一个二房东理论。许多人都担心一些投资商和收藏家会因为近期的不景气而出现恐慌性抛售,就像股票和楼市一样。本人认为这些担忧虽然有根据,但是对于现在的实际市场情况而言,挤掉一些一线市场的泡沫,反倒不完全是一件坏事。如今提升二线市场的收藏家队伍才是重中之重,才是根本方向。应该让社会上的白领阶层和精英认识也加入到收藏者队伍中来,但不再是以投资为主要目的,而是以收藏和鉴赏作为重点。提升他们的文化修养和艺术鉴赏水平,来充实这个艺术圈的经济状况。他们很难像大收藏家和投资商那样动辄几十万、上百万、上千万的购买艺术品,但是几千元到十万元之间的这个艺术市场如果打开,那么这个收藏队伍的人群数量将远远压倒一线市场。
虽然在二线市场到底存在多少经济开发价值暂时不太好估量,但是一个全民收藏的时代势必会带动这个国家的文化鉴赏能力。一户人家有3、4台电视机的不多,但是有3、4件艺术作品却平常的很。前段时间的调查说在上海每月刷卡消费超过50万元人民币的人有3000多人,那么刷卡消费过10万的呢?我相信这个猜想会诞生出一个庞大的艺术市场。
虽然一个可能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冬天快要到来了,但是冬天之后是春天,谁能种下第一颗种子,可能就能得到最早的回报。

以中国目前的投资环境而论,什么行业的收益能在十年内增长200倍甚至更多?可能只有艺术收藏投资。

编辑:admin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传说中的盛世收藏在今天被放大到了极致。曾几何时,打
开电视,几乎每个频道都有着一档属于自己的收藏投资栏目,这边的节目刚刚定完高价,那边的主持人又落下了他的槌子。全民看得起劲、眼热、热血沸腾,结果导致几乎每个人在想到古玩或是艺术品的同时,脑子里都会产生一系列人民币换算公式。看上去,一个全民收藏的时代似乎已经开启了。但事实上,某些当代艺术作品早已沦为各方游资的炒作工具。

近半年来,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蔓延,轰轰烈烈的中国当代收藏投资热潮终于有所降温。不过,降到什么程度,何时探底,谁心里都没数。当代艺术品市场将是2009年最大的输家。过去几年投资艺术品的许多人认识到他们陷入了另一场庞氏骗局,艺术品市场会基本消失。
这耸人听闻的预言出自哈佛一位学者之口。

未来是趋于理性?价值回归?全体崩盘?在这个特殊的收藏品后泡沫时代,一切暂时未知。

疯狂的油画

从2003年起,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品进入了快速升值期,部分作品的价格已经炒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严培明的《瞎子叔叔》估价高达500万~700万元,张晓刚的《血缘系列:兄弟姐妹》估价1000万~1500万港元,刘炜的《革命家庭系列》估价1200万~1800万元,曾梵志的《安迪?沃霍尔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估价2000万~3000万港元在2006年前后的大热时期,一张实际价值5万元的油画,甚至可以炒到2000万元。这比山西煤老板的利润还要高上千倍!不止一个被访者这样感叹。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因此,一场场精心设计的艺术泡沫一浮出水面,就有人迅速识破。

赵林,内地新锐灵幻派画家。大概没有几个人听说过赵林这个名字,更别提什么灵幻派。这并不奇怪,因为即便是赵林本人,也一直不清楚为什么被他的经纪公司冠以这个鬼气森森的头衔。这个26岁的中央美院毕业生,把自己近几年的营生和他所了解的内幕悉数讲述给了《中国财富》记者。

赵林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曾获得马德里一个小型画展的银奖。他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就有北京一家书画投机商主动找到了他,双方签了这样一份协议:赵林每年保证向该公司创作20幅油画作品,每张报酬8000元。当第一批作品交付后,这家投机商就开始正式在拍卖会上炒作起来,找写手为赵林量身打造了一份个人文案,生造出灵幻派、获得国际大奖的青年才俊画家等虚衔,并把每张画标到30万元,一年后更是标到80万元。如此高价无人问津怎么办?赵林透露,这家公司通过安排公司员工坐在真买家中间,假装举牌竞拍,制造一种很多人抢着买的现场气氛,这就是艺术拍卖会的天价做局。

在合作的第一年,只要卖出一张画,这个公司就可以轻松付清合同中给赵林的报酬。剩下的画就在以后的日子里用来钓鱼,卖出一张就至少是30万元。在第一轮拍卖游戏收回成本之后,书画投机商就跟拍卖公司谈好一个协议,每次送拍都会把每张以8000元买来的画标升到50万~80万元,如果没有买家接手,就由混在竞拍人群中的自己人举牌假拍,假装这张画有人买下了。这种假拍是不可能按照10\%付佣金的,书画投机商事先会跟拍卖公司秘密谈好一个固定佣金,假拍的价格不管多高,都只付这一点佣金。

为什么卖不掉作品也要玩这样的假拍游戏?一是因为这样做有广告效应。即使拍不掉,书画投机商就当是付了广告费,将所谓的藏品在拍卖会上露脸做广告。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拍卖会上将天价作品卖掉,其实就是一个钓鱼的过程。那些刚开始爱好艺术但不懂艺术、同时容易冲动的新贵阶层,就是书画投机商要钓的大鱼。

大鱼都是哪些群体?股市、地产等领域的不景气,让很多年轻的地产总裁、暴富的地方煤老板涌入艺术品市场,用炒作股市、地产的游戏手法来操纵收藏品市场。往往一个拍卖天价出笼后,许多投机商的御用媒体就会开始夸大和误导性地宣传,中国当代艺术的拍卖又创新高
的虚妄报道层出不穷。在这样的宣传下,所谓的油画就在中国重新复兴成功了。

在收藏界,天价做局早已不是秘密,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说破皇帝的新衣,甚至买了天价油画的人明知道被宰了一刀,也不想破这个局,因为他还想借这个局将手中的饵丢给下一个买家,新鱼再牵引出下一条鱼,来替自己垫背。

一味的功利赚钱,使当代艺术和收藏几乎沦为一场赌博。

收藏界知名评论人高鹄撰文说:赝品猖獗、拍品假成交、市场炒作、价格人为虚高、真正的艺术批评缺席、市场评估机制的缺陷等,都造成了当今艺术品市场的巨大泡沫。经济的泡沫到了艺术品这里,成倍成倍地被吹大。他写道,一些炒家纯粹将艺术品当做生意,低位时大笔砸钱,人为拉高价格后赚取暴利,许多企业甚至将全部精力和资金投资艺术品,以获取高额利润,造成目前艺术品收藏市场上不正常的价格涨跌。

破罐子破摔

艺术品市场这个黑洞之所以存在,是有其土壤的。虽说这土壤的结构是多层面的,但归根结底是以赢取不同利益为目的的投资商太多,而以艺术为旨归的收藏家太少。所谓买画的大多是外行正是问题的症结之所在。

在拍场中,买家常常一方面是腰缠万贯的阔佬、富翁,一方面是鉴赏方面的弱智、低能儿且乐于追槌的投资者,巨额资金就这样被那些闪烁着虚假光环的拍品一一吞噬。由光环而逐渐衍生为黑洞的畸形书画拍卖市场形形色色的陷阱也就成了贪虚荣、摆阔气的阔佬、富翁们欢呼跳跃的必踏之门。

买家如此,那么,卖家又是怎样看待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呢?

北京一家周报曾爆料,某拍卖公司老总拍着脑袋披露给媒体的拍卖内幕是:以前就是想不开,还计较什么真伪,现在彻底想开了,不就是圈钱吗早些年,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会为得到真品而雀跃不已,也会为了拍品是不是真品而争得面红耳赤。但现在在利益的驱动下,大家心照不宣的是,怎么才能以假乱真。如果在实际拍卖行为中不坚持以假乱真的宗旨,我们就会在这个行业激烈的竞争中站不稳脚跟,甚至退出市场。说实话,中国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很可能和中国股市一样,在疯狂时期,谁都是赢家,但当泡沫破灭时,最后倒霉的是真正出于收藏和投资目的的藏家,包括中小投资者和一些高端人群。

就近几年狂热的中国艺术品市场而言,收藏的意识渐渐被投资的意识所取代。而投资意识,又含有两个目的:一是直接投资;二是变相投资。

所谓直接投资,是指投资者在艺术品市场单纯的买进卖出行为,目的是通过一进一出来获得买卖的差价,可称为
谋利型拍卖行为。
而变相投资,则不是通过买卖来产生利润的。这类投资者几乎都是商、企界的人士,他们为了获取某个批件,不惜花巨资在拍场竞拍下标的为数百万、甚至数千万元的艺术品。这类人在竞拍时,一般不在意标的的真假,只在意名头的大小。其中有因某个政要的意思而去举牌的,也有为了投某个政要的所好而去叫价的,真假不论,只要成交的相关单据,以便以单据换取批件。

中国的艺术品收藏市场,在起步伊始便遭到了凡此种种,破罐子破摔似乎也就成了艺术品市场经营者的行为准则。

休克,回归

就像世界上没有一只永远上涨的股票一样,世界上同样没有一个永远疯涨的艺术品市场。

过去的大半年,艺术品市场同样不太平静,艺术品惨遭流拍、季羡林藏画盗卖风波、吴冠中假画案等乱象迭起。2008年秋天的中国嘉德秋拍上,周春芽的《桃花》、杨飞云的《秋海棠》遭遇流拍。紧接着,保利秋拍上一些作品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冷遇,如刘小东、岳敏君等名家的作品,都遭遇了流拍,许多作品出价是过去的一半都无人接盘。此外,香港苏富比拍卖、2008华人收藏家大会、上海艺博会、秋季广交会等,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经营低迷,让人感叹曾经色彩纷呈的艺术品市场的好日子似乎已经远去了。

金融危机之前,艺术品的泡沫往往被人忽视。人们只是沉醉于艺术品给其带来的金钱喜悦,挤掉泡沫的呼声也有,但多数人就如喝高了似的,不去理会。定居在北京宋庄艺术区的画家黄金亮这样形容。经济危机一发生,腰包不再鼓了,人们便开始抄底了。家里藏着的艺术品不安分了,想要出门却发现没人接手,这时才发现原来家里的积水太多出不去了。

尽管有些夸张,但不得不承认当代艺术品的确面临危机。

就在不久前,中国的几位艺术评论界和策展界(指在艺术展览活动中进行构思、组织、管理)的几位前辈都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倒戈,先是策展人朱其发文说艺术市场的泡沫,当时反对观点认为他的言论是杞人忧天。之后费大为先生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中国当代艺术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就没有什么发展。等于几乎全盘否定了20世纪90年代后期至今的当代艺术成果。他说:之后的艺术家一直在痛苦地重复模仿。这样的言论无疑会对市场造成严重的冲击。但是无独有偶,高铭潞、陈丹青、栗宪庭,以及众多拍卖界的重要人士纷纷站出来指出中国艺术品市场增长过快,泡沫太多。一时间整个艺术评论界出现了全面倒戈的情景,似乎冬天真的来了。

收藏家邢继柱的观点是,现在是理性回归的时候了。他认为,所谓理性回归是要回归到学术层面上来,不应该因一时的资本市场的涨跌而妄生狭隘的民粹主义去厚中薄洋。当然,更要防止时而厚古薄今、时而厚今薄古的无知的投机思想。

他认为,古今中外的艺术,不可能因一场金融风暴而变异其固有的艺术价值。虽说其经济(准确地说是投资)价值会因外在因素而出现较大或很大的价格波动,但它还是始终呈现着不断上升的价值走向。所不同的是,不排除因社会动荡和资本危机因素而出现时而波峰高、时而波峰低的现象。事实上,艺术品市场并不是第一次遇上全球性的金融危机。

危机,往往真的是理性回归的开始,契机似乎已经开始若隐若现了。画家黄金亮告诉本刊记者,自己经营的工作室今年最大的调整就是把商业项目和纯粹艺术创作彻底分离;在798艺术工厂,很多画廊和艺术家都开始适度放弃一些市场需求。他们说,现在已经可以理直气壮地创造一些东西了。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