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伦斯出货,什么人在炮制现代艺术泡沫

中国当代艺术的价格挖掘,很大程度归功于不断从拍卖行传出的作品价格的攀升。
资本从2005、2006年开始进军中国艺术界,藏家可以只手创造出流星焰火般蹿升的价格。这直接导致了艺术品拍卖的天价记录现象,以及随之而来的是种种艺术和市场的结构畸形。只是,今年的秋拍中,藏家已无力去制造几何级倍增的天价。
■ 谁在买 曾经 中外藏家联手推高市场
2006年,伦敦画廊老板查尔斯萨奇在佳士得伦敦的一场拍卖会上以150万美元购得张晓刚的一张《大家庭》。此后,张晓刚的画价持续飙升。同样是2006年,11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公司的拍卖会上,俏江南的老板张蓝以2200万元人民币竞得刘小东的《三峡新移民》。这件由印尼藏家提供的画作当时估计为800万至1000万。
当代艺术天价的推手不仅仅是萨奇、张蓝。更多的人或出于收藏或出于投机,也进入到这个市场。比如香港实业地产的女继承人林明珠也是重要藏家,北京高级餐厅有璟阁的所有者张锐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购买,也助长了当代艺术的繁荣。
藏家张鸿康拥有多家企业,已有五六年收藏油画的经验,他的收藏之旅开始于2005去上海参加陈逸飞的葬礼,顺便也逛了下上海的香格纳画廊,张晓刚、方力钧、何多苓,统统都囊入家中,当时这些明星艺术家的作品都在2万美元左右。
天价推手不仅仅是投机的。藏家张鸿康在界定投机和藏家之间的区别时指出,投机的从第一天就开始想着赚钱,但之前两年当代艺术的火爆,让一些二线的艺术家也涨到一线的水平,这时对于藏家来说,如果手头有二线艺术家的作品,为何不趁其一线的价格卖掉这些二线艺术家的作品,以购入更多的一线艺术家呢。而这也无疑又在推动着当代艺术的异常繁荣。
如今 金融危机影响购买能力
今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也是当代艺术品遭遇寒流的一个原因。但是因为买家来自于不同的行业,所以影响也各有不同,我所认识的藏家里有做通用汽车代理的,有从事化工、煤矿产业的,这些人依然有实力去购买。张鸿康指出。
也有买家暂时退出艺术品市场的。艺术北京首席执行官董梦阳接触到很多买家。在他看来,中国收藏当代艺术的买家群体中有抗震的,也有受到冲击很大的,类似出口业、金融行业的,我所接触的这些买家今年都不准备买大的作品。
没人买的同时也是因为没人卖。此前被炒到天价的作品,原买主是希望在转手时大赚一笔,然而今年的经济情势没有提供利好条件,没有卖家会高价买进、低价卖出。由此当代艺术的现状是没人买,也没人卖,拍卖公司征集不了好的作品,拍卖现场一派颓势。
■ 买家说 林依轮:舍拍卖会去画廊
美国金融风暴让大家重新审视当代艺术。我一直在收藏当代艺术,由于没打算卖过,所以暂时对我没有影响,艺术品还是在手里,没赚没亏。
就我个人来说,今年下半年还是依然在购买当代艺术。我基本不去拍卖会,而是通过画廊。因为通过画廊买会更实在,尤其在这个时期,画廊集体过冬。
类似今年,我刚买了影像作品。现在的影像艺术市场不太规范,我还是买个喜欢。
张鸿康:拍卖市场定价太高
陈逸飞过世的时候我开始了当代油画的收藏,今年经济形势不好,但有好的作品还会购买,10月份在香港举行的苏富比秋拍中,我就购买了几幅作品。
现在的确有一些当代艺术家在炒作自己,但如果认为所有当代艺术的作品都是炒作起来的,那是公开破坏和否认中国当代艺术史。
现在的问题是拍卖市场定价太高,假如我是个超级亿万富翁,我连30\%都买不了,而且现在的拍卖作品也不代表当代艺术的真实水平。

热爱艺术的收藏不仅是在拍卖场上一掷千金,更需要长期资金的支持。

编辑:admin

出货成功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中国当代艺术品在4月3日晚迎来一场盛宴。

在香港苏富比2011春拍专场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破晓当代中国艺术的追本溯源现场,张晓刚的油画《生生息息之爱》(三联作)以7906万港元(约合人民币6655.3万元)成交,创下当代中国艺术品的世界最高拍卖纪录。另外还有11件拍品以超过1000万港元(约合人民币841.8万元)的价格成交。而张培力、王广义、耿建翌、余友涵、丁乙、关伟和刘炜等艺术家的作品也拍出个人世界纪录。

策展人顾振清当晚发微博说:谁是苏富比尤伦斯专场拍卖会最大赢家?热爱当代艺术的忠诚藏家不是,价格狂飙了,他们很多人太理性,于是根本没买到什么;新藏家不是,他们不知深浅,怕忽悠,举了半天拿不到,价过高时只好放下;画廊不是,所有两岸画廊人作壁上观,只觉得拍卖行太激情、生意太火,画廊被挤兑得落落寡欢。

顾振清可能忘了一个人,那就是此次拍品的提供者77岁的比利时男爵尤伦斯(Baron
Guy
Ullens)。他此次拿出的105件拍品(原本是106件,855号拍品在拍卖前应尤伦斯要求被撤回,原因不详)全部成交,总成交额高达4.27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59亿元)。

此次香港苏富比拍卖的105件藏品占到尤伦斯个人收藏的中国当代艺术品多大比重,至今是个谜。但作为收藏中国当代艺术数量最多、最重要的国外藏家,尤伦斯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收藏了中国艺术品1000多件(也有人估计是近2000件),其中80%为当代艺术作品。中国当代艺术F4(对张晓刚、岳敏君、王广义、方力钧四位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戏称)等今天已经是蓝筹艺术家的大牌们,尤伦斯都是他们最初的买家之一,也是他们作品的重要推手之一。

尤伦斯在香港苏富比一下子转手105件中国当代艺术品,未免有出货之嫌。其实早在两年前,尤伦斯就开始在中国内地拍场行动了,只是当时出售的大多是古代书画而已。2009年春,尤伦斯将在中国嘉德花2530万元购买的宋徽宗《写生珍禽图》送北京保利拍卖,最后被上海法人股大王刘益谦以6171.2万元接盘,大赚了一笔。随后的明吴彬《十八应真图》(1.69亿元),曾巩《局事帖》(1.08亿元)都是当时的天价拍品。当时他还试探性地抛售了少量油画作品,如陈逸飞1979年所作的《踱步》(4043.2万元)
、张晓刚2001年作品《血缘大家庭系列》(1680万元)和刘小东《阳光普照》(683.2万元),拍价也都不菲。2010年,尤伦斯的12件中国绘画作品现身保利拍场,成交价超千万的4件,其中夏昶的《湘江竹石图》(手卷)的成交价也高达5936万元。

粗略算下来,尤伦斯这三年已在中国拍卖市场套现9.5亿多人民币。在今年2月12日接受英国《艺术新闻报》(The
Art Newspaper)克里斯蒂娜-鲁伊斯(Cristina
Ruiz)采访时,尤伦斯表示自己这么做是有苦衷的:一是他年事已高,往来中国有诸多不便;二是他的后代对艺术收藏没有兴趣,这批收藏未来得不到很好的展示机会;三是他曾经考虑整体出售这批藏品,但是由于价格的问题,没有和中外机构或私人收藏家达成协议,整体转让的愿望落了空。

编辑:颜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