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伦斯秋拍估价7700万港元,90年代当代艺术的挑战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今年香港苏富比秋拍的第二个尤伦斯专场,取名“蜕变:当代中国艺术的革新与演化”,共93件拍品,虽然仍将以夜场的特殊规格隆重推出,但总估价仅9500多万港元,较之春拍的第一场明显降低。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主管林家如并不讳言,这是由于这次推出的大多是20世纪90年代的作品,当时已趋于成熟的中国当代艺术呈现出多元化的面貌,对藏家的见识和品位,也对拍卖公司的选件提出了挑战。

2011年10月,尤伦斯又一批中国当代艺术品将在秋拍中集体出货。

聚焦90年代前卫实验

“最后的拍卖”:天价王之外还有什么

进入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当代艺术,从作品的文化内涵到媒介语言,都呈现出更广泛、更多彩的光谱与色系。这次尤伦斯专场的选件,林家如突出了三个层面:一是绘画作品延续首场拍卖的脉络,继续以早期当代中国艺术为焦点,呈献包括曾梵志、刘野、周春芽等人的罕见之作;更重要的是展现尤伦斯收藏的另一面,聚焦一批站在时代前沿率先创作观念艺术的装置及雕塑艺术家,如陈箴、隋建国及吴山专等人的作品;与此同时,以单元形式推出9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观念性录像作品,有崔岫闻、林一林与邱志杰等人的作品,还包括北京东村行为艺术家的珍贵录像,极具学术价值。

今年4月,《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破晓——当代中国艺术的追本溯源》的105件作品全部成交,成交价超出预估价1.3亿港元3倍多,达到4.27亿港元。该场拍卖还刷新了张晓刚、张培力、耿建翌、余友涵等几位艺术家个人世界拍卖纪录。

观念艺术的装置、录像作品,在林家如看来是最近几年才被中国内地买家所关注,也是她屡屡尝试推向拍卖场的。这次借助尤伦斯收藏的号召力特别策划,挑选了约30件作品。尤其是其中的录像艺术单元,挑选知名度高的艺术家的知名度高的作品,由5件极具份量的早期录像作品构成。其中林一林的《安全度过林和路》,曾参加过许多重要的展览;崔岫闻的录像作品《洗手间》,在美术馆展览时曾引起争论;而邱志杰的《唐诗十首》,既是水墨作品,也是装置艺术、录像艺术。林家如表示,开设录像单元的理由有两条:一、录像形式在年轻艺术家中采用较多;二、在内地、亚洲的艺术市场价格偏低,约在2万美元左右,有较大的上升空间。她还强调,这次的估价比较低,如林一林的作品定价在1万美元左右;倒是邱志杰的作品,除录像外还包括书画立轴,估价35万-45万港元。

秋拍尤伦斯专场,以“蜕变——当代中国艺术的革新与演化”为名,拍卖92件作品,略低于春拍,整体估计逾7700万港元。一年内将197件作品集体出货,对此尤伦斯表态:“这次是本人最后一次公开拍卖藏品。”按照最保守的估算,尤伦斯在中国当代艺术板块的投资收益至少为5.04亿港元。

关注上海抽象艺术

收回5亿多港元的尤伦斯,是否会像20多年前对星星美展和“85新潮”中投资启蒙阶段的中国当代艺术一样,在印度当代艺术里捞一票?这个问题的现实意义不大,因为印度艺术品成为西方藏家的一个收藏方向已经有较长一段时间了,尤伦斯不是印度艺术品的“哥伦布”。相反,“蜕变”专场给“看热闹”者的启示是,中国当代艺术,除了四大天价王——张晓刚、王广义、方力钧、岳敏君,还有一些易被忽视的板块,如新媒体艺术、前卫美术运动,而其学术和收藏的隐性价值正沉淀在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延续了近年来的一贯做法,林家如挑选了3个上海艺术家余有涵、李山与丁乙的抽象绘画放在一起。她认为,早在20世纪80年代上海艺术家已迫不及待要寻回失落了几十年的前卫性,与民国时期的艺术开创性接轨,让上海成为中国抽象绘画最重要的创作基地。她表示,抽象绘画与纯绘画,是其关注的重点。去年余有涵的早期作品开始受关注,而余有涵本人的创作,近年来也重新回归到早年尝试的抽象绘画创作。可见这种关注既有外部的市场的因素,也有艺术家个人的、内部的因素。她还表示,从只有色块的梁远苇《生活片段》这样观念性的抽象绘画,可以追溯到如王兴伟这样的中间一代的艺术家,在他们的带动下,寻找纯粹的绘画、抽象的绘画的趋势在年轻艺术家中正在茁壮起来,可见抽象绘画、纯绘画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新媒体艺术:“天上人间”《洗手间》估价7万港元起

她表示,尤伦斯珍藏的第一个专场都是美术史上非常有名的作品,所以成交价格也出人意料地好。这次与上次比较不同,所以她的做法是,一方面尽量挑选市场难得一见的作品,如陈箴6米的大型装置,林一林的录像版数只有3件。另一个收藏家所欢迎的因素则看是否被美术馆收藏,如林一林的录像就是乌利·希克收藏的。而估价虽然参考春拍的结果有所上调,但如余有涵估价仍然偏保守,尽管其去年一年涨幅较高。她强调,整个专场的特点是:一、作品比较特别,阵容很强大;二、大多在拍卖场上难得一见;三、估价比较保守。对各路买家来说是入市的好机会。

自“85新潮”以来,中国录像艺术迅速由杭州扩散到全国,成为重要的艺术创作媒介,以及重要行为演出的记录。

上海油画雕塑院常务副院长肖谷认为,对艺术家来说,各种影像设备和软件,好比是画笔、画布、颜料,所以人们也称影像艺术为“新媒体艺术”。但影像艺术家不会被动地记录和展现现实,而会尽情加入自己的想象和思考去创作,可能使新闻、戏剧和游戏之间的分界线模糊不清,使之具有别样的生命形式。早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一些敏感的艺术家在电视开始进入中国普通家庭时,就意识到一个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的艺术样式已诞生。

作为影像艺术的一部分,录像艺术在国内近年的收藏和拍卖市场,远未形成独立的板块。2011年春拍中,香港苏富比曾拍出几件亚洲当代艺术新媒体作品,但数量有限。今年秋拍中,尤伦斯将出手的中国当代艺术品中,包括了数件20世纪90年代具有代表性的观念性录像作品,这或将成为艺术市场检验中国当代艺术新媒体题材的一次尝试。

尤伦斯录像收藏中,包括中国录像艺术先驱邱志杰(1969年生)的作品《唐诗十首》(1999年),林一林的行为演出录像作品《安全度过林和路》(1995年)和女性艺术家崔岫闻的《洗手间》(2000年),《洗》作把摄像机置于著名夜总会“天上人间”女厕镜前,记录中国经济起飞下,一代夜总会女子众生相:整理内衣、补妆、弄发、数钱等,反映社会高速发展下女性形象的变化。该作的估价为7万~9万港元,林一林的《安》估价为8万~12万港元。

前卫美术运动产物:《买就是创造》

尤伦斯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独到眼光和最初选择,是伴随着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由一批具有批判意识的年轻艺术者发起的艺术运动开始的。“星星美展”和“85新潮”是两个标志性的事件。

1979年9月27日,中国美术馆内正在展出《建国三十周年全国美展》,馆外公园的铁栅栏上,却出现了奇怪的油画、水墨画、木刻和木雕。作品自由的表现手法,让看惯了“文革”绘画的观众大吃一惊,这是“星星美展”的第一次展览。该展的策划始于1978年5月,由黄锐、马德升、艾未未等人发起。

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前卫艺术,提出绘画要“重新回到创作的中心,回到构成创作的理由中”的理论。上世纪90年代后,中国前卫艺术受收藏家追捧,甚至成为国际知名美术馆藏品,而点燃这个火种的,正是“星星美展”。

接着,1985年至1989年,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一些批评家以《中国美术报》为阵地,不断介绍欧美现代艺术,并在头版头条上介绍年轻一代的前卫艺术,同时命名了“85新潮”。目前当代艺术四大天价王中的罗中立、王广义等都是在那几年中显现出来的。

“85新潮”不仅是一场前卫美术运动,它文学、音乐、电影界等发出的声音,构成1980年代精英文化运动的社会大潮,探讨真正的艺术本身的先锋实践和语言实验。

尤伦斯的藏品中,有一批上世纪90年代当代中国艺术前卫美术运动时期的创作。1986年起旅居海外的陈箴,感受着“他者”的滋味,并在早期创作中表达“融超经验”,即融合东西文化,但不包容于任何一方,成为一种流浪文化。其早期作品《神判》,在平面木板上印上法国报纸简报,内容包括柏林围墙倒下、中国八九事件、艾滋肆虐、《易经》、《大唐西域记》等,以跨文化阅读表达对未来的向往和对现世的无奈,左上角报纸被烧成灰烬,表达物质转换、净化,精神再生,这是陈箴于上世纪90年代最知名的表现手法。

另一件前卫艺术家吴山专于2005年创作的装置作品《买就是创作》犹如广告灯箱,作品将购买行为比作上帝造物,是对消费主义的一种幽默和反讽。

刚刚闭幕的上海艺博会的口号是:艺术就是财富。如果当艺术、创作、买、财富,几乎相等的时候,买艺术就是累财富,艺术创作就是被买,创作以财富转换为终点,那么“金缕玉衣”的丑闻、“徐悲鸿”儿子与九歌公司拍卖假作、乃至圈内人皆悉的已故著名当代艺术家聘人代笔油画作品、紫砂壶某国家级大师的代工作品”要几件能拿几件”便会逐渐麻痹人们的视听,日渐沦为熟悉的笑话。

而这件《买就是创作》的场景“偌大的标语底下,是代表商业主义的条码及艺术家本人的手机号码”,便延续了作品对现实环境的解码和当代艺术家的在场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