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中国故事,酗酒者莫非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2

话剧《酗酒者莫非》观后

时间:2017年07月0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王耀平

史铁生之设想——莫非如此——话剧《酗酒者莫非》观后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1

话剧《酗酒者莫非》剧照 钱 程 摄

  莫非如此,莫非如此?莫非如此!史铁生中篇小说(或是话剧剧本)《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由波兰导演克里斯蒂安·陆帕搬上话剧舞台,剧名《酗酒者莫非》。主人公,或是那个醉鬼,也有了新的名字:莫非。

  史铁生原著中没有“莫非”,而是他惯用的“A”。开篇即说:“酗酒者A临终前寄出了一封信……”其后又说:“如果有可能按此设想排演和拍摄,剧名即为:《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不要改动这剧名,更不要更换,也不要更换之后而把现有的剧名变作副标题。现有的剧名是唯一恰当的剧名,为了纪念已故的酗酒者A,这剧名是再完美不过了。”

  史铁生去世了,他那关于剧名的遗训就显得十分无力——“不要改动剧名”“唯一恰当的”“再完美不过了”。作为导演及改编者,陆帕的权力至高无上。改了,笔者似乎看到躲在舞台一隅的史铁生黯然神伤。6月24日,是话剧《酗酒者莫非》的世界首映日。“波兰骑士”陆帕与“外星人”史铁生开始交手,史铁生站在云端发问:凭什么把剧名改了!陆帕双手抱肩:爱咋咋地!酗酒者A(或是莫非,或是演员王学兵)探头对着两位说:争论改变不了结果,你们端坐,一切都看我了!

  当史铁生改变不了结果的时候,他只能坐在后排,当个看客。以铁哥(笔者一直这样称呼他)无能为力或无奈这一逻辑推断,他应当会接受这一现实。莫非……莫非……莫非这是一部不错的话剧。

  躺在长凳上,那个叫莫非(王学兵饰)的人醒来后告诉观众:他是“死去七天之后才被发现”。观众面前的应该是酗酒者莫非的灵魂在晃动,也如史铁生所说:“A的视界、梦境、臆想、幻觉……”莫非的故事就是夜梦、白日梦;地点就是家、公园、派出所、梦幻世界;时间就是过去、现在、未来;人物就是莫非、母亲、爱人、妹妹、耗子(会说话的一定是人)、三女神(或是女巫)、莫、成长中的莫、熙熙攘攘的人群……讲述喝酒、亲情、孤独、无奈、残疾、爱情……然后,就是王学兵等演员5个小时表演后的谢幕。笔者似乎看到后排的史铁生也站了起来,他也鼓掌了,莫非他真的鼓掌了?或许是对众多演员的鼓励?在5个小时醉酒及梦幻的情境里,笔者不免产生错觉。

  笔者以为,“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是原著小说的名字,这一标题完全没有涉及故事内容本身。史铁生之所以钟情于这个标题,说明史铁生对发现“现实与梦幻”关系的这一艺术表现形式更为自得和欣赏。这一艺术表现形式解决了时空穿越,同时突出呈现了制式或空间上的隔绝。不仅把过去、现在、未来放在一个戏剧舞台,而且把漂浮、漫游、转换、微观、宏观,甚至电影的手法随心所欲地融合进来。对于这一艺术表现形式,史铁生在原著后记中说:“我相信,这东西不大可能实际排演和拍摄,所以它最好甘于寂寞在小说里。”幸运的是,20年后的今天,资金和技术问题都得到解决,而且请到世界著名导演克里斯蒂安·陆帕执导,无论如何,史铁生都会感到欣慰。陆帕帮助史铁生实现了他的最初设想。

  陆帕在《酗酒者莫非》中融入史铁生《我与地坛》以及残疾(以轮椅为道具)的情节。这个改变让很多中国专家学者感到不满,不能接受,认为没有尊重原著。确实,原著中的“酗酒者A”这一泛指的主人公没有残疾,也没有去地坛,更没有史铁生的符号。在首映式次日举办的“恳谈会”上,陆帕表述了他对史铁生的理解认识,看了所有为这部话剧而翻译的史铁生的作品,他认为酗酒者就是史铁生。笔者以为,陆帕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世界级戏剧舞台大师的眼光,他读懂了《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这篇小说,也读懂了史铁生,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任何文学作品,都是作者思想的再现,或是充满了作者的影子。没有人告诉陆帕酗酒者A是谁,但他看到了史铁生的影子及思想,所以他在《酗酒者莫非》中暗喻了莫非即是史铁生。这一暗喻的意义是重大的:在梦幻与呓语中观众会超脱得太远,容易忽略了现实存在的意义,而地坛、残疾和暗喻的史铁生,会使我们贴近一位伟大的思想家的内心,让我们感受到他那非同寻常的内心世界。同时,也向全世界彰显史铁生思想的光辉。

  一个确实可靠的消息证实:《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是史铁生为了结一段爱情所作,并非应邀而写的剧本。由此也证实:剧中有史铁生,陆帕与史铁生的内心是相通的。

  陆帕在改编中融入一位也是游魂的Oland国的女记者,这一角色的融入扩大了梦幻的范围,增添了世界色彩,也凭此人之口回答了观众(包括外国观众)的诸多疑问(陆帕语)。

  还有那面“墙”,史铁生1978年第一篇小说的名字就叫《墙》,后来改名《兄弟》。“墙”在史铁生心目中的位置就是隔阂,就是眼前的幕布。舞台上巨大的红墙,一定会使史铁生陷入无限的遐想。

  当然,该剧的结尾还有可商榷之处。原著的结局是悲剧,《酗酒者莫非》的结局却是喜剧。这其中可能有陆帕内心的善良愿望,即对酗酒者的宽容。总之,《酗酒者莫非》能有今天这种效果,应该令人满意,从思想、精神层面而论史铁生的这部小说,莫非如此!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2

波兰戏剧大师克里斯蒂安·陆帕。 钟欣 摄

波兰导演陆帕将史铁生小说改编戏剧 新作讲述中国故事

天津6月22日电
记者22日从天津大剧院获悉,在过往三届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中,以《假面·玛丽莲》、《伐木》和《英雄广场》给中国戏剧界带来巨大冲击的波兰戏剧大师克里斯蒂安·陆帕又将携作品亮相天津大剧院,此次他将带来的是戏剧作品《酗酒者莫非》,改编自已故中国作家史铁生的小说。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酗酒者莫非》改编自《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这是史铁生生前唯一一部以剧本体写就的中篇小说,讲述一个酗酒者亦或是真正清醒的人在酒精的催动下游走于现实与虚幻、过去与将来之间,以虚幻的电影为舞台背景,由此提出对我们看到的世界是否真实,我们面对的人是否真诚等等问题。

该作品中涉及影像与表演的频繁切换,碍于当时的技术手段,史铁生对将它搬上舞台未抱任何希望,他自己在后记中坦言,“我相信,这东西不大可能实际排演和拍摄,所以它最好甘于寂寞在小说里。”而中国戏剧导演林兆华也非常遗憾自己没能在史铁生在世的时候将这部作品搬上舞台。

2016年陆帕携《英雄广场》在华演出期间,经天津大剧院院长钱程与林兆华导演的共同推荐,在翻译的帮助之下阅读了史铁生的这部作品,他觉得自己与这位中国作家“一见如故”,之后他特地找人将《我与地坛》、《合欢树》和《宿命》等史铁生作品全部翻译成波兰文阅读,并观看了讲述史铁生生平的纪录片,还特地三次前往地坛,沿着史铁生的车辙探寻他的内心历程,《酗酒者莫非》的剧本框架在这个探寻的过程中逐渐形成。

陆帕在《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原作基础上,融入了多部史铁生作品的片段与作家个人经历,并在3个多月的排练过程中加入了陆帕提炼整理后的演员即兴发挥,最终成型,为此,陆帕特地要求在宣传海报上写上“编剧:克里斯蒂安·陆帕及演员团队”。

舞台设置上,遵从了史铁生的原始设定,舞台背景由一面7米米的主屏幕与两个10米米的环形侧幕组成,为准备作为背景的视频素材,陆帕团队在中国进行了为期两个多月的摄制(包括天津及北京两个城市多个地点),还将在演出中投射现场直播画面,构建了一个与舞台真实空间并行的虚幻世界。表演中,角色会在真实舞台与虚幻屏幕之间游走,尽显史铁生原著中对世界真实性的质疑。值得一提的是,天津人民公园在视频中化身地坛,那个史铁生与母亲彼此关注又彼此躲避,车辙与脚印交叠的地方。

演员阵容上,此次《酗酒者莫非》的参演人员除了曾经主演过《假面·玛丽莲》和《殉道者》的波兰著名演员桑德拉·科曾尼克外,全部是中国演员,其中既有杨鲭、李梅、李龙吟等老戏骨,又有张加怀、赵晓璐等近年来在活跃于舞台上的优秀青年演员,陆帕评价这些演员称:他们想象力很丰富,个性很强,会思考问题,而不只是服从,会创造一些东西,会倾听,但是又不会盲目地听,会做自己的加工,表演很投入,非常了不起,波兰缺少这样的演员。

据悉,《酗酒者莫非》是天津大剧院尝试用国际语汇讲述中国故事的首部原创作品。作为第四节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暨第七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原创单元”的重磅剧目,《酗酒者莫非》将在6月24-25日在天津大剧院完成世界首演。该剧总共三幕,包含幕间休息演出时长约5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