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大师杨宝森的全本,然后站起来做自己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1

“跪在地上学古人,然后站起来做自己”——京剧《失空斩》观后

时间:2017年07月19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李 楠

  近日,国家大剧院戏剧场上演了由天津市青年京剧团带来的传统名剧《失空斩》(全本包括《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三个折子),领衔主演为该团头牌——杨派须生张克,以及当家裘派花脸孟广禄。这也是京津冀京剧优秀剧目传承汇演的节目之一,演出效果之火爆,不必多说,毕竟这是一出尽人皆知的好戏。此次演出,从主演到配演再到乐队,由清一色的国家一级演员与演奏员组成,强强联合的阵势再次体现了传统艺术所独有的中国式“奢侈”。

  话说京剧之所以到今天仍有小众乐此不疲,就是因其传统剧目依旧散发着无穷无尽的不朽魅力。《失空斩》作为京剧优秀剧目,由“四海一人”(梁启超赞语)的谭鑫培制定格局之后,经过余叔岩、杨宝森两代艺术家的不断加工打磨,再由杨派再传弟子张克重现舞台,足足承续了五代人,也成就了五代人。相比很多京剧新编戏,演出不到百场便销声匿迹,而像《失空斩》这类的骨子老戏传唱百年之久却仍立于不败,个中原因姑置不论,至少人们有理由坚信,京剧艺术需要将传承进行到底。剧中一开始,诸葛亮面对整装待发的马谡作出谆谆教诲,劝其“赏罚公平”,这也是诸葛亮自己一贯奉行的治军原则。喜欢这出戏的观众总是用此四字形容发展了将近200年的京剧市场,诚然,观众才是赏罚公平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剧目才是真正的好戏。

  该剧并不着意表现诸葛亮英明果敢、足智多谋的一面,而从多角度展示其忠于汉室、鞠躬尽瘁的精神。这一点在舞台设置上即有体现。众所周知,传统京剧对于道具(内行称之为切末)的安排极其讲究,用于舞台的一切桌椅器具必与剧情相关,否则不会单独为了渲染某种气氛而增设物件。这出戏里,诸葛亮的羽扇、瑶琴、酒壶、酒杯,各有用处,而琴童一旁举着的宝剑看似多余,实则不然,它暗示着诸葛亮死而后已的一片赤心。换句话说,一旦司马懿的大军果真杀进西城,诸葛亮必将拔剑自刎,以谢天下。

  如果仅用一出戏来代表京剧传统剧目的特色,笔者以为,首屈一指当属这出戏,因为它是京剧美学中写意化、程式化、虚拟化的集中体现。京剧素来讲究武戏文唱,亦即用简单的写意化手法来展现战争及武打场面。比如这出《失空斩》,故事情节既然反映的是《三国演义》里的军事斗争,那么想在舞台上回避烽火硝烟是很难做到的。前辈艺人偏偏别出心裁,用两番“三报”的场景来取代大队人马的追逐厮杀。前一番“三报”是马谡失守街亭以后,蜀军的探马三次向诸葛亮报告司马懿的部队步步压境,后一番“三报”是诸葛亮用空城计成功退敌以后,魏军的探马分别三次向司马懿报告西城空虚一触即溃,赵云将要带兵杀回西城,西城终究空空如也。轻描淡写而又层层递进的细节交代,取得了影视剧都无法比拟的艺术效果,巧妙地把千军万马排除到舞台之外,让观众既明白情节的推进,又好集中精力欣赏诸葛亮与司马懿的唱腔与念白。

  该剧从声腔上说,完全属于西皮调性的范畴,但观众听起来却不感到单一乏味,反倒觉得美不胜收,原因在于它将西皮中的散板、摇板、三眼、原板、二六、快板等板式运用得体贴得当,安排得错落有致。例如“城楼”一场,是全剧的高潮部分,也是决定汉室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这一场中,诸葛亮面对两个年迈无知的扫城老军,不急不慌地唱出一大段“国家事用不着尔等劳心”。这段用的是紧拉慢唱的【摇板】,过门紧促催进,唱腔摇曳拖沓,目的就是展现诸葛亮心情与表情之间内紧外松的差别。这一段有一句唱词是“叫老军扫街道把宽心拿稳——”,单从字面上分析,这句话是诸葛亮沉着冷静地劝说老军不要害怕,然而,这句末尾深沉婉转的拖腔却向观众展示出诸葛亮自己如履薄冰的恐惧与焦急。因为,此处拖腔的旋律照抄前面诸葛亮在“定计”时所唱的一句“无奈何设空城计我的心神不定——”,虽然传统京剧中没有主题音乐,却时而出现前后遥相呼应的音乐重复,甚至可以导致唱腔含义与词义相反。

  另外,京剧的表演体系,不仅包括扮演剧中人物的那些生旦净丑,还包括乐队里的文场(管弦乐)与武场(打击乐)。而《失空斩》这出戏又恰好给了京胡、月琴、板鼓三者充分的展现空间。在《空城计》中,诸葛亮坐在城楼上所唱大段【三眼】,两处长过门就让琴师在此展示“快弓”技巧,使其赢得台下的叫好。而诸葛亮象征性地抚琴时(演员并不真弹),月琴代替演奏一小段优美动听的琴曲,同样也能博得满堂彩。在《斩马谡》中,诸葛亮下令责打王平四十军棍后,鼓师用四番疾如风雨的快楗子配合幕后的喊话“一十”“二十”“三十”“四十”,表示用刑完毕。以上这些都是前辈艺人的高明所在,也是京剧理论研究不可以只做从剧本到书本的案头分析的根本原因。

  五年前,笔者曾赴天津中华剧院观看张克演出该剧,当晚是由老艺术家尚长荣饰演司马懿。彼时的张克刚刚做完声带小结手术,嗓音处于恢复期,不敢高声,听起来比嗓门偏低的杨宝森还要沉闷,但是吐字发音、劲头尺寸俱都遵从杨派法乳,保证韵味不受损失。他也正是抱定嗓子能坏就能好的信心,才能在五年之后的当下不显颓态。

  那次演出之前,有两位年轻的主持人上台举着尚长荣赠予该剧院的书法作品,内容是继承传统、百折不挠的鼓励性话语。如今回味老艺术家的鞭策之语,不禁想到,今年年初央视的《开讲啦》栏目邀请孟广禄做了一期嘉宾,这当中,孟广禄语重心长地说出一句“今天的人一定要跪在地上学古人,然后站起来做自己”。节目一经播出,引起强烈共鸣,有太多人为之感动。天津市青年京剧团可以说是跪着学古人时间最长的京剧群体,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建团伊始,30多年来一直坚守传统,积累保留剧目,成为无一弱兵的强悍团队。或许有人要问何以见得?那么此次演出,里子老生卢松(饰王平)、丑角石晓亮(饰扫街老军)出场时,观众给予的碰头彩就是最好的证明。在过去,梨园行一直认为《失空斩》难度之大,为须生传统戏之最,凡学此剧之人,年不逾不惑,不宜问鼎。而张克这一代“60后”演员,从未及而立的年纪就公演此剧,唱到两鬓添霜,迄兹不下百场,便是“站起来做自己”的最好写照。

新京报讯为纪念京剧大师杨宝森先生诞辰110周年,由国家大剧院主办、天津京剧院协办的京剧大师杨宝森诞辰110周年系列纪念演出,将于5月16日至19日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场举行。本次纪念活动将由全国八家院团的杨派传人与京剧名家,以《“一轮明月”——京剧名家演唱会”》、全本《伍子胥》《击鼓骂曹》《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杨家将》等杨派经典名作与观众见面。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1

主办方供图

杨宝森是京剧“杨派”老生艺术的创始人。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至五十年代初,杨宝森在其堂兄、琴师杨宝忠和鼓师杭子和的帮助下,形成了沉雄苍劲、清雅醇厚的“杨派”老生艺术,与马连良、谭富英、奚啸伯并称为后“四大须生”。1958年,杨宝森49岁英年早逝,但给京剧界及后学者留下了巨大的艺术财富。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大剧院副院长朱敬表示:“此次举办纪念京剧大师杨宝森110周年诞辰系列演出,是国家大剧院继2009年杨大师百年诞辰之后,再一次以系列纪念活动的形式表达我们对杨先生的怀念与敬仰,通过杨派传人的演出,集中向广大戏迷、观众展现杨派艺术的深厚魅力。”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国家大剧院戏曲演出策划人南昊介绍了本次演出的看点。在5月16日至19日的四场纪念演出中,率先登场的《“一轮明月”——京剧名家演唱会》,老中青三代老生艺术家叶蓬、杨乃彭、张克、杜镇杰、李军、王平、王珮瑜、凌珂、刘建杰、万琳等将共同登台演绎杨、余经典唱段,此外,津门三大花脸名家孟广禄、邓沐玮、康万生和旦角名家王艳、陈嫒也将齐聚大剧院舞台为观众献唱。

除名家演唱会之外,最令戏迷期待的则是5月17日上演的全本《伍子胥》。南昊介绍,《伍子胥》是杨派艺术集大成之作,也是杨宝森本人的招牌剧目,该戏于1943年元旦在上海首演后引起轰动,但后来由于杨宝森的身体原因,《伍子胥》被精简排练演出。此次为纪念演出专门复排了全本《伍子胥》,邀请八十岁高龄的孙元喜先生指导排练,届时会最大程度地恢复到首演时的状态,由《战樊城》《长亭会》《文昭关》《芦中人》《浣纱记》《访专诸》《遇姬光》《鱼藏剑》《刺王僚》《打五将》十折组成。

杨宝森曾在京剧舞台上演出剧目百余出,但最为戏迷喜爱的则是《杨家将》《失·空·斩》《伍子胥》这三出杨派代表剧目,杨宝森也因此得了“杨失伍”的雅号。值得一提的是,5月18日《失街亭·空城计·
斩马谡》前,将安排加演经典剧目《击鼓骂曹》,这样的安排无疑是对广大“杨派”戏迷爱好者献上的又一福利。

新京报记者 刘臻 编辑 田偲妮 校对 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