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富比竞夺香岛艺廊市集,拍卖巨头为啥争相办艺廊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2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1

随着前不久香港邦瀚斯艺廊的落成,佳士得、苏富比、邦瀚斯几家国际拍卖行都有了位于香港的展示中心。这就意味着,他们不仅可以如期推出一年两季的春秋大拍,还可以在全年任何时间推出诸如拍卖、展览、讲座甚至慈善活动等。众所周知,香港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租用大面积的场地来建设艺廊岂不是大大增加了自身的运营成本?

佳士得艺廊开幕展“美艺菁华”

设置艺廊与国际接轨

当拍卖行在拍卖之外,还借助画廊平台,加强私人洽购,是否会冲击当地商业画廊。

在香港,人们似乎早已习惯一年两季在会展中心或是五星级酒店的开阔空间内举行拍卖。而在纽约或者伦敦,国际拍卖行大多有自己的空间,他们并不需要租用场地来举办拍卖。因在自己的空间内设置有拍卖室,所以很多拍卖行可以一年四季不间断地举办拍卖或者做其他展示活动。

早在2014年2月,香港中环历山大厦22楼一个超过250平方米的空间里正式成为佳士得艺廊。名为“美艺菁华”的开幕展览,展现了庞杂的趣味:安迪·沃霍尔的《肥皂片盒子》、洪武年间的釉里红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克劳德·莫内的《林梅斯的雪景》……不仅涵盖多个门类,也并非件件都等着到拍卖会上待价而沽,而是分属于私人洽购、拍卖以及只展不售的纯展出三类。

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除中国外)魏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佳士得艺廊的落地对亚洲艺术品市场而言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但之前这种模式在纽约、伦敦早就有。“如果从欧美的情况来看,与拍卖行共生的展示空间或者交流平台,是很自然的,本身就是在生态圈里边的一个自然形态。”

“如果说春秋两拍相当于一年放两次烟花的话,那么佳士得艺廊开幕之后,我们就是打算月月放烟花。”佳士得亚洲区总裁(中国地区除外)魏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据她介绍,香港佳士得在五年前就拥有了自己的艺术空间,这次佳士得艺廊开幕,无论从面积还是功能上而言,都相当于一次“扩建”:“佳士得艺廊将会是一个多功能空间,包括承接日常的拍卖、通过展览销售承接集团私人洽购的任务;更多地进行非盈利或者公益性的尝试,包括支持本地的艺术机构以及进一步推广免费的佳士得艺术论坛等;最后则是为佳士得艺术学院的学生提供春秋两拍外,更具弹性的观摩空间。”

邦瀚斯亚洲区主席施福也表示:“很多香港的拍卖行都是依靠一年两季、每季一个星期的密集式拍卖活动来赚取收入,
在伦敦和纽约却不一样,
拍卖活动全年都有。以后,邦瀚斯香港5月举行的拍卖会不再称为春季拍卖会,我们会定期举办拍卖或艺术活动,有时可能是规模大点的拍卖,有时也会是规模小点的,有时仅仅是展览。此外,还会做一些讲座、慈善活动等。我们用高额投资租下太古广场的这个空间,就是为了让它成为一个‘全职’拍场。”

“把西方带过来”

那又是什么原因让三家国际拍卖行在两三年之内先后在香港设置艺廊,与国际的拍卖模式接轨?最根本的原因还是香港市场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几家国际拍卖行也在香港稳稳地扎下了根。随着近几年业务的发展,拍行建立艺廊已然成为大势所趋。魏蔚说:“之前对在亚洲做艺廊我们处于观望状态,现在推出艺廊也还是试水阶段。目前看来,效果远远超过了预期。”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这次扩建,除了因应佳士得从1766年在伦敦的第一次交易起,逐渐拓展成集鉴定、评估、拍卖、保管于一身的巨型拍卖行这一发展逻辑,也看中了方兴未艾的亚洲艺术市场。魏蔚表示,佳士得去年决定在香港引入艺廊,主要依据正是因为“亚洲区业务的高速增长以及亚洲藏家迅疾的成熟速度”。据佳士得数据显示,佳士得2013年仅香港拍卖成交额已上涨32%。而佳士得首席执行官马文斐(StevenP•Murphy)去年秋拍结束后,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中国藏家转向西方艺术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

弥补季节拍卖之不足

“我们现在愈来愈多在伦敦、纽约、巴黎的拍卖会见到亚洲买家,他们日益成熟的鉴赏能力以及广泛的爱好,令我们觉得香港佳士得现有的7个部门,无法满足买家的需求。”魏蔚说,“佳士得艺廊开幕就更显得顺理成章。与其让大家舟车劳顿去海外,不如我们把西方带过来。”

相较二级市场,一级市场目前还有两大竞争优势:一是客户隐私的保护;二是营业不受时间影响,回款快。显然,拍卖行为了加强自己的核心竞争优势,也想弥补自身之不足,这也是现今为何争先恐后开设艺廊的主要原因。施福认为:“香港的竞争无疑是太激烈了,世界5家顶级拍卖行共聚香港同台竞争,为了使自己能做得更好,显然不能只停留于旧有的模式,而是要不断创新。”

拍卖行画廊的DNA

“为什么需要有一个艺术空间呢?第一,除去春秋两拍,我们希望全年都有一些东西可以跟客户有更密切的接触,这就需要一个媒介。第二,在一些特殊的经济环境里边,比如说经济环境如果出现一些不稳定的情况,怎么样在不利的情况下让我们有最大的竞争力?重要的方法就是增加我们的客源。于是有几件事情是一定要做的。板块需要多元化,举办的拍卖和展览的次数也要增加。这都不是季节性拍卖能够满足的,而需要我们有一个自己的平台。”苏富比亚洲区CEO程寿康说。

在魏薇看来,拍卖行画廊的DNA和一般画廊并不一样:“即使是为销售的展览,还是希望连续起来能呈现一个完整的佳士得。”她介绍,要完成“美艺菁华”这个开幕展,统共横跨7个部门,费时5个月,“把这个工作交给任何1个部门,都是件压力过重的事。”而佳士得艺廊将于4月5日举行的首场拍卖“亚洲20世纪及当代艺术:Asia+”虽然由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门负责,但仍需要跟佳士得各个地区代表处联络,“毕竟不能等客上门”。魏薇认为,以后佳士得艺廊可能会专门聘请业务经理协调每次展览,但每个项目都会“以团队方式运作”。

魏蔚亦表示,佳士得一直在探索如何更好地抓取市场60%非拍卖成交的市场份额。“客户的需求不仅仅是季节性的。从买方角度来看,他们365天都希望能看到、接触到艺术品,只要有流动资金存在,就随时有交易的可能性。卖方也是这样,我们常说拍卖业务来源3D模式:债务(Debt)、离婚(Divorce)、死亡(Death),现在看来又要多加一个D:发现(Discover),而这个多出来的D便是从买方的角度。买方往往有自己的一个圈子,会随时引发一些购买欲望。作为一个企业,我们要随时捕捉这样的商机。而从卖方来讲,我前面提到的3个D随时都可能发生,很多时候来不及等你春拍或者秋拍。我们要促成这样的买卖,就需要有一个平台可以展现,不能老停留在纸面上。所以艺廊是围绕客户需求自然产生的。”

188博金宝官方网站 2

拍卖+私洽+教育

佳士得艺廊开幕展“美艺菁华”

艺廊建立后,具体功用是什么?如何运营与维护?魏蔚说:“佳士得艺廊的三大使命:私洽、拍卖及教育。它本身的使命不会因地区或者是地点的不同而改变,但是它所呈现的种类或者艺术品,具体的活动会根据时间点的不同、观众的不同、地方特色的不同而有所调整。就香港而言,首先还会延续我们在春秋两季的拍卖。以前我们的春秋两季大拍中的酒类拍卖都是在亚洲三大中心开展的,今后我们会在佳士得艺廊里边做些延续。跟以往不同的是,作为对春秋大拍的补充,会在两季大拍这条主线以外有些小拍出现,这些小拍会安排在佳士得艺廊开展。”

佳士得并不是香港唯一一间开设艺术空间的拍卖行。2012年6月,它主要的竞争对手之一苏富比在金钟的太古广场租下1390平方米的空间做为“苏富比艺术空间”,其后又聘请在汉雅轩担任过经理的李安琪为策划总监。这看上去使得苏富比艺术空间在运作模式上接近一般画廊,但李安琪认为,比起画廊大多有自己擅长的领域,苏富比艺术空间则更加多样,比如她经手的展售会及收藏展就包括新水墨(非销售)、日本春宫(非销售)、安迪·沃荷(私人洽购)个展以及最近的现代艺术大师赵春翔(私人洽购)展等多种类型。而苏富比的全球专家、客户网络等资源更给她提供了广大的平台。“我得到了太多支持,”李安琪说,“假设我现在要做一个古币展览,我就可以立刻打电话给苏富比各地的专家团队,请他们推荐最棒的展品。”

事实上,对于苏富比、佳士得来说,艺廊最大的功用是做私人洽购。在过去的几年里,两家拍卖行都一直致力于推动私人洽购业务的发展。程寿康明确表示:“这个艺术空间能配合我们苏富比推动私人洽购的市场目标,这作为我们的大方向已经很多年了。伦敦、纽约在近10年来私人买卖推进了很多,特别是近5年。”毫无疑问,为私人洽购而征集来的东西,总得有地方去展示。艺廊此时便承担了展示功用,让更多的客人在全年365天里几乎都有可能前往参观和购买。苏富比、佳士得艺廊成立以来已经成功策划了多起销售性展览。

资源多多的情况下,李安琪策展原则大体如下:“商业价值外,另一个就是学术价值,除了展出,还会办讲座、讨论会;最后就要考虑到香港整个艺术生态以及与本地艺术小区的联系,像这次《游子画语——赵春翔作品展售会》,除了展览,我们也邀请本地著名作曲家许敖山因应自己对赵春翔作品的感受,创作出一首全新的曲目。”据苏富比官方数据,苏富比艺术空间2013年到访人数超过4000人次,李安琪认为,作为一个开设于办公大楼中的艺术空间,“这个数字令人满意”。

与苏富比、佳士得不同的是,对于邦瀚斯来说,在艺廊做“拍卖”依然是他们的重头戏。施福表示,以后将不再租借临时场地,而将把所有拍卖移至自己的空间内。今后邦瀚斯将没有“春、秋”拍的概念。尽管邦瀚斯亦表示会做一些私人洽购性的展览,但拍卖依然是他们首先要做的。

私人洽购冲击一级市场?

此外,几家拍卖行也认为市场的潜力,需要通过加深教育去深度发掘。“我们不能一直依靠老藏家,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和进入这个市场。教育一定是把钥匙。”施福说。魏蔚也表示:“以往佳士得做得不多,因为受空间的限制或者是时间的限制。今天有了佳士得艺廊,以后会做更多文化艺术交流的事情。能够有财力、有实力亲近佳士得的人现在还是少数。我希望佳士得能够有机会向大家展现、对公众开放,欢迎藏家轻轻松松地来观摩艺术品,来学习文化。佳士得艺术空间里举办的讲座完全是开放式的,不管客人是否购买艺术品,只要大家来坐坐听听就好。我们会持续不断推进这一块。”与此同时,几家拍卖行均表示出对公益事业的关注以及计划推进的愿望。

依据佳士得、苏富比官方数据显示,私人洽购正成为两个企业增长最快的版块。2013年全年,佳士得现场拍卖较2012年增长15%,私人洽购较同期增长20%;而苏富比相较2012年拍卖增长17%,但私人洽购却增长了30%。从商业决策上来说,两巨头利用艺术空间加强这一块业务,显得顺理成章。但当拍卖行在拍卖之外,还借助画廊平台,加强私人洽购,是否会冲击香港商业画廊这一级市场呢?

由于国际拍卖行纷纷开办艺廊,推进私人洽购业务,也引来一片议论声,普遍认为拍卖行开设艺廊的做法触碰了一级市场的利益。尽管拍卖行负责人并没有做太多解释,但一级市场依然怨声载道,他们认为如今拍卖行跟画廊唯一没有重叠的业务就是在推广新艺术家方面。艺廊毕竟流着拍卖行正宗的“DNA”,他们所做的策展也罢,私洽也好,都是以已经被市场公认的艺术家为准,而暂时未被市场认可的新兴艺术家还是要靠一级市场去发掘并逐步引入市场。

对此,香港资深艺术策展人梁兆基认为,“会增加竞争,但冲突不太大”:“拍卖行的艺术空间展览多会从已建立联系的藏家、艺术家入手,与一般画廊的资源并不存在直接冲击。”他甚至认为这在某种意义上,有助于帮助一些画廊的生意:“拍卖行在艺术市场地位举足轻重,如果它们在自己的空间推新水墨,那么做同类生意的画廊,可能也会生意变得较好。”

对于拍卖行业务多样化,是否会加剧艺术市场的垄断状况,梁兆基认为,“所有的企业都倾向尽可能控制市场、无可厚非。”他分析本地画廊行业状况指,香港如今拥有超过100间画廊,其中包括诸如BenBrown、高古轩等近年入驻的国际性大画廊,“大画廊带来大师,有自己的客户基础,对香港艺术市场影响不大。”不过他指出香港小型画廊目前面临其他压力:“客户增长不一定能赶上它们开设的速度,再加上租金大幅上升,而亚洲当代艺术市场已经过了08-09年的鼎盛时期,不少小画廊生存状况堪忧。”

香港艺术杂志《ArtMap》与《amPost》创办人樊婉贞也认为要谈拍卖行艺术空间对商业画廊的冲击,一定要考究两者业务的重合度:“拍卖行艺术空间的业务多是做二手市场,他们客户、藏家基础厚、名声大,做相近业务的画廊,要能与之比拼不容易。但如果是做一手市场,挖掘尚未被人所熟知的艺术家,那么冲突不大。”樊婉贞去年在寸金寸土的中环开了amspace,专门负责引介出色但市场比较陌生的艺术家,经营半年,她说已能做到收支平衡,“确实有买家会出于喜欢而非投资,购买艺术品。这是更健康也很正常的艺术品营销方式。”

3月31日,佳士得拍卖行宣布其中国内地首家艺术空间正式启幕,位于北京皇城会的艺术空间将延续佳士得于伦敦、巴黎、纽约及香港的展厅理念。佳士得北京空间的开幕首展为“奉文堂藏齐白石书画展”,该展览将持续至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