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立之年,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不唯有是一场摄影盛会

188金宝搏 1

《而立之年》:时代形象的最新美术表达

时间:2017年12月2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杨 矿

188金宝搏 1

 而立之年(版画) 彭 伟

  上世纪80年代初,四川美术学院学生罗中立凭借一幅名为《父亲》的超级写实人像油画作品在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中技压群芳,脱颖而出,斩获金奖,书写了属于他个人和那个时代的传奇,为人们呈现了一件中国美术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无独有偶,三十多年后,在2014年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上,同在重庆的西南大学青年教师彭伟以一幅传统的黑白木口木刻版画《而立之年》过关斩将杀出重围,以终评全票通过的佳绩夺得金牌榜第一名,第一次将版画作品送上全国美展的冠军宝座。画面上那位烫着卷发、戴着眼镜的青年学子,目光深邃、神情冷峻、精神饱满、意志坚定,自信的眼神中略带忧郁,睿智的表情里充满深刻,活灵活现地诠释了当代中国青年的形象,又一次征服了国人的心。时过境迁,尽管时代背景与文化语境都早已发生了巨大变化,无论从历史的维度还是艺术的向度,《而立之年》或许都难与《父亲》同日而语,但从另一个侧面,我们不难清晰地发现,其实这两件作品都是两位艺术家在各自生活的年代里国家形象的最新美术表达。

  美术是国家形象的

  重要载体

  美术作为视觉艺术,一直是国家形象传达的重要载体。通过美术作品所反映的国家形象,体现为一种文化的软形象。一尊断臂维纳斯雕像,让我们通过亚历山德罗斯认识了古希腊和古希腊神话;一幅《蒙娜丽莎》,让我们通过列奥纳多·达·芬奇认识了意大利和欧洲文艺复兴;一幅《清明上河图》,让我们通过张择端认识了经济社会高度发达、文化艺术空前繁荣的宋朝。西晋著名文学家陆机曾说过:“宣物莫大于言,存形莫善于画”。古往今来,美术作为具体的形象的生动的意识存在,对社会对时代所产生的作用和力量,让人不可低估。特别是在人类社会进入“读图时代”的今天,美术更是以超越历史、超强主题的特征成为表现和传播的重要载体,自觉或不自觉、直接或间接地反映着国家形象。

  无论在哪个时代,每一幅美术作品都或多或少、或清晰或模糊地展现着一个国家的形象。《父亲》的形象不是某一个农民的父亲,而是中国经历十年浩劫的八亿农民的父亲,是中国农民父亲的形象。《而立之年》的形象也不是某个青年的形象,而是历经改革开放而立之年后亿万的中国青年,是当代青年的形象,更是当今中国的形象。纵观新时期三十多年数以十万百万计的美术创作,三十年前问世的《父亲》和三十年后出现的《而立之年》之所以能够在人们心中引起强烈的共鸣,就在于这两件作品对国家形象的表达最为直接、最为准确、最为鲜明。这正是相比那些概念抽象、解读模糊的当代艺术和观念创作,这两件作品更具有冲击力和震撼力的真实原因所在。

  美术是社会变迁的

188金宝搏,  典型体现

  美术是时代的产物。每一件作品都或多或少地投影着那个时期的社会文化特征。画坛巨匠石涛曾提出“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所转”。美术创作的素材源自生活,而分布于现实生活方方面面的素材却是分散的。艺术家创造性的劳动就要把这些分散的素材从现实生活中找寻出来、提炼出来、归纳起来,然后用艺术的形式加以构思和丰富,还原成一个具有典型性、代表性、象征性的生活断面,从而在感动自己的同时感动他人。欣赏者之所以会被优秀的作品打动,是因为他们从作品中清晰地看到了真实的生活、真实的自己。

  罗中立创作《父亲》之时,正值中国从“文革”中走出,他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将对人民由衷的热爱熔铸入艺术之中,以触及灵魂的深刻、拷问心灵的尖锐,生动表现了中国农民和农村的力量和希望,赋予了作品强大的生命力。而彭伟创作《而立之年》时,已是改革开放走过了三十多年的历程,中国人民在经历站起来、富起来之后,正在走向强起来。作者以敏锐的洞察力和超强的表现力,精准刻画和反映了新一代中国青年的崭新形象和精神面貌。“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这个而立之年,既是彭伟作为一个艺术家的而立之年,也是作为青年的他和他的同龄人的而立之年,更是经历改革开放三十年后朝气蓬勃走向未来的中国的而立之年。这个而立之年,是美术的希望,国家的希望,民族的希望。

  从《父亲》到《而立之年》,三十年中国国家形象

  美术表达的蜕变

  木口木刻起源于英国,最早用于翻制印刷油画作品。随着印刷术的发展,木口木刻逐渐演变成一种新的独特艺术形式。木口木刻版画多用木质细密的木材的横断面雕刻,以达到非常细腻的效果。使用材料多为梨木,且必须经过至少两年的风干,然后打蜡、磨光和雕刻,确保作品完成后不变形开裂。

  彭伟的《而立之年》采用超级写实的图片技术和木口木刻技术,借助灯光和放大镜精致完成。人物脸部若干条细如发丝的线条,没有一根交叉,通过线条与线条的间距,达到凹凸、起伏、明暗效果,来传达人物的情绪、气质,揭示内心活动。《而立之年》还突破了中国传统木刻、新兴木刻和西方木口木刻的限制,特别是超越了木口木刻版画一般尺度只有书本大小的禁锢,开创性地在高度1.2米、宽度0.8米的大幅面上进行充分呈现。这一足足耗尽了彭伟大半年时间的“浩大工程”,由于太过于逼真,以至于在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上,有评委以为是电脑画出来的。

  作为《父亲》典型的继往开来者和成功的承前启后者,《而立之年》为重庆美术树立了新的标杆,点燃了新的火焰。从两件气势恢弘、振聋发聩的作品中,我们不仅可以清楚地看到时代的不同、形式的不同、风格的不同、面貌的不同,看到所表达的国家形象的不同,同时能够更真切地看到有良知、有担当、有情怀的艺术家对生命礼赞、对人性讴歌、对美好憧憬的大爱大同。

  当人们津津乐道地谈论着彭伟和他的《而立之年》铸就的艺术辉煌,我则更看重这件作品所体现的人文精神可能给中国艺术和中国社会带来的深远影响。和《父亲》一样,《而立之年》所传递的正能量是满满的、足足的,饱含深情而充满希望。《而立之年》因其深切观照现实、深情直面人心,已经定格为一个时代的永恒,成为民族精神与民族希望的雕像。在这件黑白构成的作品中,我们读到了黑的深沉、凝重、坚硬、刚毅、智慧、宽广,读到了白的纯真、神圣、单纯、简洁、谦卑、悠远,这不正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底色和原色?

  从《父亲》到《而立之年》,三十年中国国家形象美术表达的蜕变,折射出的是中国、是所有中国人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更是强大的文化自信,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所急、之所需。

  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从1949年至今,已经举办了12届。作为我国连续举办时间最长的国家级文化活动之一,全国美展荟萃了新中国美术史的精美段落,艺术地展现了共和国65年来各个历史阶段的美术精神、艺术成果和国家发展、社会进步的光辉历程。这65年中,涌现了无数杰出的作品,更是推出了一批批优秀的艺术家,成为美术界最具权威性和影响力的展览品牌。

  12月15日,由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集中展示近五年来中国美术创作丰硕成果的“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暨中国美术奖·创作奖、获奖提名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从24000余件投稿作品中先遴选出4391件作品,在全国13个分展区展出后再推举576件作品参加进京展,最终评选出金奖作品7件、银奖作品18件、铜奖作品49件、优秀奖作品86件,共计160件成为第二届“中国美术奖·创作奖”获奖作品。

  作为全国性的综合大展,本届全国美展有着什么样的特点?与往届相比有什么变化?面对“有高原无高峰”的艺术现状又有着怎样的答卷和警醒?全国美展,不仅是一场美术界的盛会,更多的应该是对美术事业发展的检阅和思考。

  成就与趋势 导向和标杆

  文化部艺术司司长诸迪表示,每一届全国美展,都会随着时代变化和美术自身发展而呈现出新的面貌,涌现出一批新的优秀作者,这次也不例外。

  本届美展呈现出7个方面的特点。一是作品全。囊括了近5年来创作的优秀作品,涵盖了全国老、中、青三代美术家的精品力作。二是质量高。本届全国美展发动早、范围广,全国美术家创作热情空前,除中国画、油画、版画、水彩·粉画、实验艺术外,其他都采用了面向全国直接征稿的方法,突破了原来各展区分配名额的做法,尽最大可能保证了优秀作品的入选机会。三是展区新突破。展览首次将陶艺、漆画和综合材料绘画独立出来,在艺术设计展区增加了工艺美术的内容,增设实验艺术展区,体现了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开放、包容和自信的文化姿态。四是紧扣时代脉搏。航天探月、抗震救灾、小康建设、和谐生活等,参展作品生动再现了现实生活中精彩动人的瞬间。五是贴近生活。中国美协坚持倡导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引导更多美术家创作出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接地气的作品。六是乡风民俗浓厚。相当一批作品关注民族和地域特色文化,突出民族、民间、农村生活气息,鲜活地反映了乡风民俗,展露出民族文化多样化的魅力。七是再现厚重历史。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美术创作工程等带动了一批历史画的创作,本届美展表现我国历史长河各阶段重要事件和重要人物的作品明显增多。“与五年前相比,各画种和艺术门类都有了新的长足进步和发展,呈现出鲜明的时代特色和民族特点。艺术家们自觉地把艺术创作与自己的生活经历紧密关联,高度重视反映现实生活、表现新时期人民精神风貌的创作题材,体现出炽烈的爱国家、爱民众、爱生活的艺术情怀,展示了社会发展、经济繁荣、文化进步与人民安居乐业的时代新风,集中代表了当前中国美术界创作、研究与探索的主流倾向。”中国美协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徐里说。

  每一届全国美展的获奖作品,不仅是对近五年中国美术创作丰硕成果的展示,在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吴长江看来,更重要的是一种导向和标杆。“历届全国美展的获奖作品,都会对今后一段时期的美术创作、美术思潮产生一定的影响。”吴长江举例说,新中国成立65年来,中国美术馆的主要藏品大多是产生于全国美展,“它的影响是深远的,特别是对青年美术家而言。”令人欣喜的是,本届美展的获奖作品多来自年轻作者,这也说明了美展对青年美术家的成长促进作用。

  面貌更多元 差距在减小

  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介绍获奖作品情况时说,过去不太引人注意的小画种这次表现特别突出,如水彩、漆画、连环画、版画等,就整体而言,连环画、水彩尤其表现不俗,非常引人注目。这种细微的变化,在最终评出的金奖作品中有明显的体现。艺术的面貌更为多元,各个画种的创作实力与水平差距正在减小。

  如版画《而立之年》以超大的青年人物肖像和木刻艺术深入细微的刀痕,塑造了当代青年励志奋斗、阳光自信的形象,《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认为它“较好地体现了传统木口木刻的当代图像转换,代表了当代木刻艺术肖像的新探索与新成就”。

  四川大学教授黄宗贤也认为,媒介、画种、技巧并非决定艺术作品质量的重要因素,艺术作品的魅力更取决于作者能否以恰当而完美的语言传达出真切的生活感受和深度的情感体验。“《亮宝节上的人们》让人感受到水彩、粉画这一以水性与纸质材料为媒介的艺术表现方式与其他媒介或画种相比,在宏大叙事与情感传达、精神表现方面,不仅毫不逊色,且有独特的魅力和无限可能性。”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晓凌评价漆画《织情叙意》说,从题材到人物形象塑造,从画面结构处理到平面化语言的拓新,从色彩的运用到工艺手法的突破,它都是近年来不可多得的漆画佳作。而插图《刻在北大荒的土地上》,在艺术家许向群看来,其唯美的形式追求不仅是对自然景观的忠实记录和完备再现,也表达了人与这片土地悉心相连的共生关系,是蕴藏着一个现代垦荒者生活轨迹和情感历程的视觉记忆和文化图像。《为西部农民生土窑洞改造设计》项目作为近年来设计界有影响的“设计为人民服务”典型案例,被中国美院院长助理、美术馆群总馆长杭间盛赞为“极大地拓宽了乡土设计的传统理念,对美丽中国的乡村建设有重要样本价值”。

  在上一届全国美展中以作品《零点》获得银奖的陈治、武欣,今年仍然选择了家庭题材,《儿女情长》表现了远游在外的儿女归家探望父母、三代团聚的场面。四川大学教授林木对这幅“既工且美、真实感人”的写实主义工笔画评价道,“在艺术为人民服务的今天,它的获奖,呈现出一种传统与当代融合的中国主流价值尺度。”而以肖像画的形式表现20世纪著名美术教育家林风眠、吴大羽、林文铮的欧洲留学生涯的油画《桥上的风景》,则因“将历史、人文关怀和文化反思融入写实性艺术之中”从而获得了中央美院教授殷双喜“对于提升中国历史题材的美术创作具有重要的启发性意义”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