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一生,当代中国漫画的旗帜

杨力舟:当代中国漫画的旗帜

当代中国漫画的旗帜

188金宝搏app下载,杨力舟

华君武先生病逝,我不胜惊悼。他是我国当之无愧的漫画大师。又是民族解放事业的斗士,新中国社会主义美术事业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他数以千计的漫画作品,深为广大民众热爱,而且走向世界,有着广泛的国际影响,为祖国争得荣誉。我和王迎春早在1976年认识华君武先生,他对我们一直关爱有加,是我们的良师益友,他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在我们的眼前。追忆往事,恍如昨日。1998年12月,中国美术馆为华老举办过“华君武漫画展”和学术研讨会,我撰写过一篇《当代中国漫画的旗帜》(注1),对华老的艺术成就进行了深层的剖析和梳理,现将此文作为送别之礼。我衷心地祈福他,辛苦一生,仙游西天,一路走好。

华君武这个名字几乎是家喻户晓。美术界的老同志称他老华,年轻一辈称他华老,这里面浸透着亲切和尊敬——这个不平凡的人——老延安,中国美术家协会的老领导,漫画界的老前辈,人们热爱他崇拜他,是有诸多的因素,因为他对新中国美术事业的建设做出的成绩是多方面的。不过,首要的原因在于佩服他的漫画艺术成就卓著、贡献非凡,在美术界怀疑这一点的人并不多。

(—)

我喜爱华君武的漫画,被它的哲理和情趣所吸引。在观赏到数以千计的作品时,企图琢磨出点漫画创作的门道,帮助自己在国画创作时思路开阔一些。许多漫画家很重视齐白石的人物画,华老说他实实在在地吸收了齐白石的许多东西。这引发我们去思考,国画人物画和漫画有什么关系?每每面对华老的漫画艺术作品,我总被他那醇厚的幽默美、情趣美所深深感动,它们激发着我应该向漫画艺术学习的思绪。我并不主张所有的人物画或者文人画都画成水墨漫画,但是,国画人物画吸取漫画的艺术趣味,会增加作品的欣赏性、生动感。这是我最初观赏华老漫画的体会。当我深入一步之后,就觉得需要研究漫画的规律和法则,同时更能理解华老漫画的艺术性之所在。大凡在美术院校经过长期科班训练的人画起漫画来不大得心应手,画出的漫画不姓“漫”,仔细了解一下,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受。然而也不乏产生误解,认为漫画是小画种,小技巧,用不着什么过硬的基本功,制作起来不费劲,不费时。当我们认真地读一读华老的漫画时,会发觉以上的见解太表面,太肤浅,确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之误和隔行如隔山之“行沟”了。

多数漫画家所采用的绘画形式比较单纯,用不着很复杂的三大面五调子,当然有的漫画家也用油画、素描、版画等形式,无论何种形式,它的技巧和基本功都深藏于内在的方面。一般说来,有了比较深厚的学院式基本功训练之后,造型能力强了,写实技巧高了,但画漫画时反而蹩脚了,形体很准确,却没有漫画的感觉,变形夸张了,也没有漫画的味道,这是常有的事。写实功夫深的画家画不了漫画的论断似乎失之偏颇,比如法国的杜米埃、前苏联的库克雷尼克塞,以及中国的韦启美教授,都是现实主义的油画家,创作大型主题画的写实高手,他们的漫画水平也是相当高的。然而,普遍的写实派画家,画漫画时发挥不出他们的本事,原因在哪里?原因就在于漫画家的基本功——第一位的、必须具备的、特殊的艺术思维,即从哲学观念、政治见解、政策水平、道德水准到观察生活、认识生活、进入构思、提炼主题、经营构图、塑造形象等,都要有漫画的独特视觉,这个艺术视觉是远离客观而再现的被升华了的理性思维与逻辑思维支配下的形象思维的契合。因为漫画直接评论时事,它介入生活、干预生活,针砭时弊,扬善抑恶,这样的功利目的,就使得漫画家认识事物的思维能力在创作成败的过程中起着关键作用。杰出的漫画家要有当随时代的先进思想,要有丰富的社会实践,要有敏锐的政治头脑,要有积极的生活热情,要有对是非曲直的洞察力,这些虽是画外功,但却是漫画基本功里的基本功。研读华老漫画的艺术和他的创作生涯,使我们认识大艺术家的超常智慧与非凡之处就在于此。

(二)

中国的早期漫画在本世纪初从引进外国的开始,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出现一批漫画家和作品;抗战期间,漫画在山地重庆和在革命圣地延安颇为盛行。它的面世,伴随着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如火如荼的革命浪潮,我国的老一辈漫画家自投身到这一种艺术事业之中,便和国家的命运,民族的解放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华老就是其中比较典型和杰出的一位。他在青年时代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就用自己的作品为人民解放事业而积极战斗,他的漫画作品如匕首似投枪,以其鲜明的政治观点,坚定的阶级立场,强烈的爱憎,以及准确地把握政策,清晰地认识现实的能力,把自己对帝国主义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反共反人民的面目揭露、讽刺、批判得入木三分,鞭挞他们的罪恶阴谋和腐朽没落,嘲笑他们丑恶行径,喻示他们必然覆灭的本质,尖锐、犀利、辛辣的画风,表现出华君武那强烈的民族自尊与挚热的爱国心。从而我们清晰地看到一个代表人民利益的漫画艺术家,站在时代前列光彩照人的特征。

华老创作的一系列主题性、严肃性很强的政治漫画,比如《磨好刀再杀》,把躲在“和平方案”后面的蒋介石磨刀霍霍的阴谋嘴脸刻画得淋漓尽致。这幅漫画击中了蒋介石的痛处,遭到反动派的仇视,于是把华君武列在了准备暗杀的黑名单上。这和英国漫画家大卫·罗一样,因为对法西斯魁首希特勒的政治讽刺漫画风行世界,被激怒的希特勒出高额悬赏,企图加害这位画家。由此能看出华老把漫画艺术在社会生活中的特殊功能发挥得多么有力。这个事例也在证实着华老作为一个投身革命的艺术家具有无畏的令人敬仰的献身精神。

华君武曾写道:“在社会主义中国,国家的性质和制度都已确定,但旧的没落阶级的思想、意识形态仍残留于人们的脑子里,意识形态中的新和旧,先进和落后的斗争并末停息。”自50年代后期开始,他的作品大量地讽刺人民内部的不良状况、丑恶现象、不道德行为、不健康言行、不文明举动,他用漫画作品歌颂新事物,鞭挞人性的脆弱、观念的落后、个人主义、自私自利、左的倾向、落伍的思想……所涉及问题之广泛与深刻,和艺术表现之生动与尖锐,都达到了更新的境界。

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他的艺术触角探寻的面更宽,表现的生活更丰富。思想解放的大环境对于漫画家来说解除了很多顾虑,提供了宽松的氛围,华老至此虽然年事己高,但是他的艺术青春更加焕发,他的机敏与智慧丝毫不减当年,他对国内外大局变化的理解,对正义事业的关注,对生活本质的分析,对新形势的认识,对新事物的接受,都达到了非同一般的高度和深度。所以,他创作的激情更加高昂,思维更加活跃,作品的产量也愈加丰盛,真可谓才思如泉涌,用之不竭画之不完。针对新时期所出现的新问题,他的一系列作品如反腐败的《一分为二》,讽刺卖假药、崇洋媚外、不学无术、追求虚名的《露怯的墙纸》,揭露行业不正之风、地方保护主义、拜金主义等等,都能针砭时弊,表现得辛辣有力,从出版物中我们可以看到近300幅这一类的作品,其中漫画猪八戒l19幅,都是极为生动有趣而思想性很强的好画。

(三)

在文化大革命那十年,生活中是不敢有幽默的,因为幽默而惹下横祸的事常有发生,那种恐怖景象人们都还记忆犹新,华老也是受害者之一。现在不同了,幽默艺术大开禁,大发展,这是思想解放,改革开放带来的善果。社会生活繁荣,紧张与竞争的节奏加快,努力拼搏的人生际遇更加多样,生活也就更需要幽默,而幽默也在各个角落滋生繁茂。华老作品中的谐趣漫画,表现人情世态的生活拾趣,尤其如开心果式的幽默漫画,幅幅都有出人意料的新颖之处,它们不险而奇,辛辣独到,在令人忍俊不禁中蕴含着深刻的新意,即引人发笑,给人以轻松、欢乐,在滑稽荒谬中包容着爱、憎、同情,或批评、或赞扬、或调侃,无时无处不充满着情和趣,无时无处不发挥着它们独特的力量和美感。华老的幽默漫画好似一种奇妙的化学试剂,使微笑替代纷争、抱怨,给人战胜烦恼,振奋精神的力量。华老将漫画的幽默性锤炼得愈加炉火纯青,其漫画作品的声誉也就更高。

华老漫画艺术的幽默感之所以魅力无穷,是因为他有三点令人折服,一、有趣味;二、有生动的可视形象;三、有思想。他的漫画内容有意义和内涵,能从最不引人注目的日常琐事中,或—段格言,一则谚语、成语故事,或流行着的民间传说,亦或一句双关语、俏皮话、警言、一首诗词、打油诗……去搜寻、提炼出情趣,这个情趣常常蕴含着动人的情节,并勾画出趣味横生的图画形象,通过象征手法或得当的比喻,或委婉的喻意,或曲折含蓄的隐射,把深层的哲理、信息、意念、理想,总之一句话,包含着真善美的颂扬和对假恶丑的否定与嘲笑的内核,让读者去咀嚼去悟道去体会,既受教益又享受到幽默的美感。人们习惯把思想性放在首位,我认为华老漫画的思想性是渗透在艺术性与趣味性之中,他通过三方面的巧妙结合使作品没有丝毫的图解式或概念化,没有丝毫的说教面孔,也没有丝毫的生涩和强作怪态的庸俗风,我们取出他的任何一幅作品都能得到这种感受。

(四)

华老的漫画刻意讲究构思和表现手法,固然由于他的智慧过人,创作经验丰富,但是根本的关键还取决于他严肃的创作态度,方寸之间苦于耗费心血的敬业精神。除了巧妙构思、精心构图、多变的创作方法和生动的故事情节之外,他还努力塑造各种各样富有个性和典型化的人物形象。如果说他的漫画艺术表现了中国社会生活的世象大观尚且誉之有过的话,那么华老笔下多时期、多层次、多方位的个个活灵活现的人物无法计数也该是铁的事实了。

华君武的形象生动的漫画,如太阳穴上贴头痛膏药的蒋介石和《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张春桥,还有各式各样的反动官僚、地主、特务、腐败分子且不说,仅批评人民内部的各种不良倾向,与之有关的干部、文人、工人、农民包括妇女、小姐、学生、儿童、演员、运动员,甚至老虎、猫、鼠、兔子等动物的拟人造型,形形色色,无所不有。画面寥寥数笔,却高度概括,所写人物的职业特征、个性特征、心理活动,都在三五笔的写意之中,简练至纯而传神达意,常常令人拍案叫绝和回味无穷。他笔下的人物形象社会属性很鲜明,有真实感,然而和写意绘画又有极大的区别,他的人物形象有象征性、类型化,综合的符号化,超现实的,其至还有些抽象的因素,不失中国画似与不似之间的美学境界。

文人画所刻意讲究的逸笔草草的特有美学价值,在华老的漫画中有恰到好处的体现。对比之下,现在某些绘画作品中,在塑造人物的个性化、典型化方面薄弱了,甚至淡化典型环境典型人物这样的创作原则,那种概念、雷同、千人一面、空洞虚无,其至丑陋、愚笨呆傻、抄袭古人、抄袭他人的人物形象层出不穷。人物画家应该引起誓觉,不妨在华老的漫画艺术中——获取教益。

受外来漫画的影响,是我国20世纪之初的漫画家大都有过的经历。华老在青年时代也曾尊崇过俄国漫画家萨巴乔,后来他一直在竭力追求自己独特的风格。他画漫画一心想让中国广大读者看得懂,特别到延安之后,首先要让延安的农民和士兵(穿着军装的农民)看得明白,理解得透彻。所以他的画风趋于通俗易懂,朴实单纯,把学到的那些“洋”味不断地化解成为中国风。现在我们称其为浓厚的中国气派,对此可以从两个方面认识:首先在根基上华老的传统文化修养与丰富的学识这是无需多言的,在选材上所有的内容与视觉语言生命、幽默情趣都和中国人的情感世界一致,所以能够得到千千万万读者的共鸣。第二方面,华老的漫画以线描为主,他那稚拙、含蓄、一波三折的线描,属于中国式的书法用笔,起笔落笔讲笔气,讲藏锋回锋,这又和他的自体书法构成一体。这种吸收中国画线描的自然流露增强了画面的美感因素,提高了作品的品位与格调,当然再加上题款、题诗,盖上红印章,文人画的美感更加充溢。

纵览华老的艺术生涯,无论他处于本世纪的哪一个时期(除了“文革”十年被禁锢的文化专制),他的作品都保持着思想新、精神境界新。先进的世界观和高度的政治责任感,贯穿着他的一生。战争年代他用漫画艺术投身革命,达到舍生忘死;和平建设时期,他用漫画扬善抑恶,仍然毫不懈怠。是矢志于漫画的事业心,还是社会责任感?实为二者兼备,执著而统一。

这些年,画界的风气几乎不说世界观问题,有些人不大考虑社会责任感,大概在批极左时,一古脑儿把它们都给批掉了。今天深入一步认识华君武的漫画艺术时,不得不首先提出这一命题,这一点给年轻一辈艺术家有着极大的示范意义。有人说华老和其他许多老一辈的艺术家所作出的选择,是由于时代的原因,是他们正赶上民族危难深重,加入革命队伍成为必然的选择。其实并非每个艺术家都能做到这一点,他完全可以另谋别的艺术出路,然而,华老坚定不移地站在了时代的前锋位上,历经了艰苦卓绝的革命之旅,用手中的画笔为民族解放而奋斗。在今天和平建设新时期,时代大背景有了许多变化,艺术从属于政治的状况已经结束,艺术的功能与视野大大开阔,但是还没到西方式的纯粹作为玩艺术的那种境况。我国近20年的经济飞速发展,仍然还属于发展中国家,人民仍然离不了振奋人心、鼓舞斗志的精神食粮。艺术家同样还有一个道路的选择问题,华老在这样新的历史背景与条件下仍然站在维护新生事物的先进立场,创作出大量丰富人民文化生活的好作品,他的这种
艺术家的风范,正是融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主流的代表。

(五)

华君武是公认的幽默大师,因为他有观察和把握世界的幽默人生的眼光和睿智,他做到了幽默看人生,幽默画世界,所以他的漫画以及散文、书信、题跋、序言、日常生活中的言谈,都充满了丰富的幽默,幽默似乎成为华老神经组织的一部分,这使他的作品能针砭人世间的各种缺憾、痛苦和不快,能在歌颂光明中又发现残缺,这也使华老能以一个时代的变革者,群众的代言人,活跃在中国画坛。戏谑的情感激越背后的真诚、严肃而深沉的理性,始终对国家、民族、社会予以深切的关注,不断地思索和剖析,达到极高的艺术境界,是华老于高境界里为人的人性与人格的体现,其漫画的幅面虽小,却是实实在在的大艺术。

华老漫画艺术产量之高,品质之优都令人叹为观止,这不仅是他个人成就的结晶,也是20世纪中国漫画发展的高峰的体现。当代漫画的繁荣无不与他担当美术界的领导有着直接的关系,他的艺术成就的榜样力量,带动了整个中国漫画事业的兴盛。他的作品作为国家艺术宝库中的珍品,百花园中的奇葩,必将永载史册。

注1:本文系“华君武漫画艺术研讨会”上的发言,后被用作《华君武》(人民美术出版社2001年9月出版)一书的前言

们清晰地看到一个代表人民利益的漫画艺术家,站在时代前列光彩照人的特征。

华老创作的一系列主题性、严肃性很强的政治漫画,比如《磨好刀再杀》,把躲在“和平方案”后面的蒋介石磨刀霍霍的阴谋嘴脸刻画得淋漓尽致。这幅漫画击中了蒋介石的痛处,遭到反动派的仇视,于是把华君武列在了准备暗杀的黑名单上。这和英国漫画家大卫·罗一样,因为对法西斯魁首希特勒的政治讽刺漫画风行世界,被激怒的希特勒出高额悬赏,企图加害这位画家。由此能看出华老把漫画艺术在社会生活中的特殊功能发挥得多么有力。这个事例也在证实着华老作为一个投身革命的艺术家具有无畏的令人敬仰的献身精神。

华君武曾写道:“在社会主义中国,国家的性质和制度都已确定,但旧的没落阶级的思想、意识形态仍残留于人们的脑子里,意识形态中的新和旧,先进和落后的斗争并末停息。”自50年代后期开始,他的作品大量地讽刺人民内部的不良状况、丑恶现象、不道德行为、不健康言行、不文明举动,他用漫画作品歌颂新事物,鞭挞人性的脆弱、观念的落后、个人主义、自私自利、左的倾向、落伍的思想……所涉及问题之广泛与深刻,和艺术表现之生动与尖锐,都达到了更新的境界。

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他的艺术触角探寻的面更宽,表现的生活更丰富。思想解放的大环境对于漫画家来说解除了很多顾虑,提供了宽松的氛围,华老至此虽然年事己高,但是他的艺术青春更加焕发,他的机敏与智慧丝毫不减当年,他对国内外大局变化的理解,对正义事业的关注,对生活本质的分析,对新形势的认识,对新事物的接受,都达到了非同一般的高度和深度。所以,他创作的激情更加高昂,思维更加活跃,作品的产量也愈加丰盛,真可谓才思如泉涌,用之不竭画之不完。针对新时期所出现的新问题,他的一系列作品如反腐败的《一分为二》,讽刺卖假药、崇洋媚外、不学无术、追求虚名的《露怯的墙纸》,揭露行业不正之风、地方保护主义、拜金主义等等,都能针砭时弊,表现得辛辣有力,从出版物中我们可以看到近300幅这一类的作品,其中漫画猪八戒l19幅,都是极为生动有趣而思想性很强的好画。

(三)

在文化大革命那十年,生活中是不敢有幽默的,因为幽默而惹下横祸的事常有发生,那种恐怖景象人们都还记忆犹新,华老也是受害者之一。现在不同了,幽默艺术大开禁,大发展,这是思想解放,改革开放带来的善果。社会生活繁荣,紧张与竞争的节奏加快,努力拼搏的人生际遇更加多样,生活也就更需要幽默,而幽默也在各个角落滋生繁茂。华老作品中的谐趣漫画,表现人情世态的生活拾趣,尤其如开心果式的幽默漫画,幅幅都有出人意料的新颖之处,它们不险而奇,辛辣独到,在令人忍俊不禁中蕴含着深刻的新意,即引人发笑,给人以轻松、欢乐,在滑稽荒谬中包容着爱、憎、同情,或批评、或赞扬、或调侃,无时无处不充满着情和趣,无时无处不发挥着它们独特的力量和美感。华老的幽默漫画好似一种奇妙的化学试剂,使微笑替代纷争、抱怨,给人战胜烦恼,振奋精神的力量。华老将漫画的幽默性锤炼得愈加炉火纯青,其漫画作品的声誉也就更高。

华老漫画艺术的幽默感之所以魅力无穷,是因为他有三点令人折服,一、有趣味;二、有生动的可视形象;三、有思想。他的漫画内容有意义和内涵,能从最不引人注目的日常琐事中,或—段格言,一则谚语、成语故事,或流行着的民间传说,亦或一句双关语、俏皮话、警言、一首诗词、打油诗……去搜寻、提炼出情趣,这个情趣常常蕴含着动人的情节,并勾画出趣味横生的图画形象,通过象征手法或得当的比喻,或委婉的喻意,或曲折含蓄的隐射,把深层的哲理、信息、意念、理想,总之一句话,包含着真善美的颂扬和对假恶丑的否定与嘲笑的内核,让读者去咀嚼去悟道去体会,既受教益又享受到幽默的美感。人们习惯把思想性放在首位,我认为华老漫画的思想性是渗透在艺术性与趣味性之中,他通过三方面的巧妙结合使作品没有丝毫的图解式或概念化,没有丝毫的说教面孔,也没有丝毫的生涩和强作怪态的庸俗风,我们取出他的任何一幅作品都能得到这种感受。

(四)

华老的漫画刻意讲究构思和表现手法,固然由于他的智慧过人,创作经验丰富,但是根本的关键还取决于他严肃的创作态度,方寸之间苦于耗费心血的敬业精神。除

美术界追忆漫画大师华君武:漫画一生 战斗一生

美术界追忆漫画大师华君武: 漫画一生 战斗一生 新华社 周玮、白瀛

6月13日,漫画大师华君武以95岁高龄辞世。从1934年第一张漫画作品发表,他便以漫画作为战斗武器,投入革命文艺事业。漫画,是他饱满丰厚人生的最重要写照:写自传时,他以“漫画一生”为题;至90岁时,友人说他“还在战斗”。

“华式幽默”:讽刺一针见血 幽默回味无穷

“他的作品以极致的幽默表现极端的讽刺,既一针见血又回味无穷。” 中国美协动漫艺委会副主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吴冠英说。

如批评动不动给人扣大帽子的《杜甫检讨》,批评长篇空洞发言的《误人青春》,批评生造简化字的《仓颉认字》,批评多子女的《大“小家庭”》,批评占用公用电话胡侃的《生根》,批评杞人忧天生活态度的《看医书》等,都给读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磨好刀再来》《永不走路,永不摔跤》《死猪不怕开水烫》《假文盲》……华君武在不同历史时期创造了许多漫画的经典之作,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为中国漫画留下了极为丰富的遗产。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说,从战争年代到和平年代,他将讽刺漫画和幽默漫画的社会作用发挥到极致,以深刻的思想性和现实性揭露时弊,反映生活,表现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在长期的漫画生活中,他形成了漫画特征上的“华式幽默”与漫画造型上的“华式风格”。

漫画家英韬曾与华君武在人民日报共事多年。英韬说,华君武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他对于漫画民族化的自觉改造以及对反映内部矛盾的批评漫画的开拓。早年中国的漫画家多多少少都受到外国画家的影响,华君武最初画风也有点“洋”。他到延安后,1942年参加了延安文艺座谈会,毛泽东在延安接见了他,关于怎样使用讽刺,有一些当面教导。从此以后,华君武就非常自觉地改造自己,通过搜集民间语言等努力,结果作品风格完全转成非常民族化。

“1957年以后,由于当时的政治环境,很多漫画家只画国际题材,回避国内题材,但上世纪60年代初华君武创作了一批非常精彩的反映内部矛盾的批评漫画。这个开了漫画界的先河,他后来也创作了很多,在把讽刺艺术如何很好地用在内部批评这一点上做了表率,是一个开拓者,对漫画界影响很大。”英韬说。

“漫画家要抓老百姓关心的事”

与华老交往颇深的中国美协漫画艺委会主任徐鹏飞说:“华老曾说,漫画不能光是搞笑,要有思想内容,抑恶扬善,揭露阴暗,歌颂光明。漫画家始终要抓大事,抓老百姓关心的事。漫画不能恶搞。”

上世纪80、90年代,华君武曾在部队、工厂、农村搞过很多流动展览。徐鹏飞回忆说,华老是老延安,脑子里始终有为工农兵服务的意识。他的画在那儿也没什么展览的地方,有时在农村就是在外边拉个绳把画框挂起来。

“华老始终认为漫画是大众化的一种艺术形式,就是大众的,文化高一点低一点都可以看得懂,只要你关心时事,对漫画内容都能理解。他的漫画始终反映社会焦点或是他认为应该受到批判的东西。他不画没什么意义的,纯搞笑的。”徐鹏飞说。

正如评论所说,华君武的漫画是战斗的檄文,充满了讽刺的匕首般的力量;是人性的镜子,真切地反映了上个世纪中期与后期中国人的政治生活;是十足的民族化的幽默,包蕴教化的责任与思想;又是精彩的人物画,他笔下人物,如出我们身边,却又凝聚了某种时代之神。

“漫画退伍兵”的倾情守望

本世纪初,人民日报的文艺副刊要刊登一幅关于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的时政漫画,但编辑罗雪村有些犯难,因为当时已经很少有画家再画这种漫画,是华君武救了场。

“他传真过来,我发现线条已经有些拖沓,不像之前那么有劲,就感慨毕竟年纪大了,但由此更感动,这么大岁数还在画,而且带有这种艺术家对于时事的关心。现在很多人认为漫画家、文艺家的这种责任感已经过时了,但我觉得在国际大事面前我们应该有自己的声音。像华君武这样的,带有战斗性的漫画,还是需要的。”罗雪村说。

自称“漫画退伍兵”的华君武对中国美术事业发展倾注了毕生热情。罗雪村回忆说,他对于发现一些年轻艺术家,感到由衷欢喜,不带丝毫功利性。他还十分关心小画种的发展,曾特意去参观连环画发烧友举办的连环画收藏展。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说,华君武在晚年将2200余件作品捐献给国家,由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这批作品拥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是国家美术总汇的重要组成部分。

带着用作战斗利器挥舞一生的画笔,漫画家华君武走了,而他留下的一幅幅作品,睿智闪亮价值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