讽刺批评精神留下来,人归尘画留魂

华君武大师走了,讽刺批评精神留下来

人归尘画留魂 漫画大师华君武仙逝

浙江在线06月14日讯又一位大师离我们而去了!我国著名漫画家、美术活动家华君武先生,因病于昨天早上9点在北京去世,享年95岁。据华君武先生家属透露,华君武去年8月因病住进北京友谊医院,今年4月24日在医院里度过了自己的95岁生日,昨终因心脏衰竭去世。

  华君武将一生都贡献给了漫画事业。从中学时代(上世纪30年代)发表第一幅漫画作品开始,到今天,走完了长达80年的漫画人生。80年中,华老创造了无数经典漫画作品,在各大报刊上发表过700多幅漫画,出版有26部漫画集和儿童文学、讽刺诗的插图集。华君武的漫画,早年长于政治时事漫画,富有战斗性,在革命战争中发挥了很大的宣传鼓动作用;后期以讽刺画为主,辛辣地讽刺了社会上种种丑陋、落后现象,被喻为一把“漫画匕首”。构思巧妙,入木三分,富有幽默感。

  华君武仙逝,各界人士在痛惜之余,纷纷回忆这位大师的昔日风采。其中不仅有美术界、漫画界、出版界的名家,也有新生代的漫画人,更有六小龄童这样的演艺界人士。华老的铮铮傲骨与长者风范,他的幽默、睿智与高尚人格,融于往事的点点滴滴之中。

  长子华端端——

  要把父亲最好的印象留下来

  华老去世后,他的长子华端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父亲去世前已不大参加老战友、老同学的葬礼,对自己的身后事也表示要一切从简,所以家人也不准备搞遗体告别仪式。父亲是一个老共产党员,他向来相信组织,所以他的身后事我们也遵从中国美术家协会的意见,一起决定治丧的形式。

  父亲总是精神十足,这是他留给别人最后的印象,如果他冷冰冰地躺在那里,接受别人的目光,我们觉得不如让他给大家留下最好的印象,这样对他人也是一种安慰。我们不希望尊敬父亲的人看到父亲最后的遗容会更伤感。但我们有可能和中国美术家协会共同准备一个追思会,利用其他形式怀念、哀悼,欣赏父亲生前的作品,或者大家一起用文字来悼念,我觉得都是可取的,再过一两天治丧方案就会确定。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

  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华君武的逝世,有个象征意义,文革前美协的这一代老前辈和我们告别了,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华先生是我们非常熟悉、热爱的画家,我们通过他的政治讽刺画认识社会,也认识绘画艺术,他是那个时代美协的掌舵人。

  华先生每次回杭州都会关心家乡的美术事业。就在几年前,美院南山新校区刚建成的时候,我陪华老参观了校园,当时的他还非常健康,走着看完了校区。而面对新一代的绘画艺术,他表现得非常豁达和坦然。当时还有一位科学界的老前辈陈省身先生也在,我看着这两位同时代的老人在我们的校史室相遇,艺术和技术的结合,就像时代的象征。

  现在华老过世了,虽然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但他用艺术反映时代的精神,用艺术弘扬中国文化的精神依然会传承下去。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

  他将漫画艺术的社会作用

188金宝搏app下载,  发挥到了极致

  他的作品是现代中国美术史上的重要组成部分,推动了中国漫画的普及化和大众化。作为一位漫画艺术家,华君武的作品有强烈的个人色彩,成功塑造了众多充满典型“华式风格”的角色,简洁又充满个性。

  华老人如其画,睿智幽默。他晚年身体不好,但如果中国美术馆有重要的展览,他都积极参加。每次见到他时,他总是看起来像个快乐的老人,饶有兴致并快乐地欣赏前辈、同辈和晚辈的作品,非常慈祥。华老晚年将2200多幅漫画作品免费捐赠给国家,由中国美术馆永久珍藏。中国美术馆正在考虑用展览和研讨会的方式深切纪念华老。

  六小龄童——

  华老是活到老、画到老

  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过华君武这个名字,后来听家父经常说起喜欢他的风趣幽默、寓意深刻的漫画艺术,在漫画世界里他总是把他的艺术与我们的大时代紧紧联系在一起。在文革后,他创作出很多令读者印象深刻的漫画作品,如《死猪不怕开水烫》、《开一次会,发一个皮包留念》、《疑难杂症》、《猪八戒漫画稿》等等,赢得了一代又一代漫画读者的喜爱。就像我们戏曲界经常说的“活到老、学到老、练到老”,华君武先生则是“活到老、学到老、画到老”。(浙江日报
钱江晚报记者 屠晨昕 郑琳)

华君武大师走了,讽刺批评精神留下来

人民网-文化频道 雷振岳

6月13日多家媒体报道,漫画大师华君武先生因病于2010年6月13日上午9时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他在各大报刊上发表了700多幅漫画,出版有26部漫画集和儿童文学、讽刺诗的插图集。著有《我怎样想和怎样画漫画》,出版漫画作品集20余种。其漫画作品紧扣时代脉搏,构思幽默机智,笔法简练而富有民族特色,风格独特,因而获得广泛好评。华君武走了,讽刺和批评精神应该留下来。社会发展过程中,总会有丑恶、羞耻、败坏、丧心病狂和各种不良交易等。对之,仅唱赞歌是不行的。过度褒扬会让人飘飘然,缺乏危机感和忧患意识。对不当行为、不良行为,更要进行嬉笑怒骂的嘲讽、旁敲侧击的批评,让不良行为成为笑料,让小丑们产生耻感。这对于社会发展是一种精心呵护,对人的精神发展是一种必要的净化和升华。所以,人们对华君武的一些优秀漫画作品至今记忆犹新,比如《死猪不怕开水烫——张春桥受审像》批判“四人帮”之一的张春桥接受人民审判时的傲慢和不可一世,入木三分;漫画《文明车队》批评2003年非典时期国人随地吐痰的陋习重新抬头,非常形象。当看到有餐厅挂起希特勒像、有照相馆开设日本军服照业务,他即愤起抨击;2005年4月7日,自称“漫画退伍兵”的华君武又发表讽刺台独分子参拜靖国神社的漫画等。华君武说:“我都是争辩时弊的,我没有画那个休闲漫画,我不画”。“漫画主要是批评的艺术”,“我就是改不了狗拿耗子、见了就想咬几口的习性。”“讽刺是永远需要的”,是天经地义的事,自从人类出现了劣迹丑行,讽刺就相应而生。而漫画家就应该具备这种独特的视角。他将笔当枪,始终在为社会发展铿锵呼号,堪为当今公共知识分子的精神偶像。遗憾的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曾被我们认为“进步的基石”的批评、讽刺等社会品质、文化性格,日益萎缩了。很多情况下,人们喜欢好听话,而拒绝杂音和批评。人们更喜欢粉饰太平,而不喜欢被人批评。反映到文化行为中,“歌德体”很受欢迎,针砭时弊、冷嘲热讽的艺术大大萎缩。再看看被称为“时代新杂文”的时评,那些四平八稳的建设性观点的文章更有市场,冷嘲热讽、充满芒刺的文章,则受到不少限制。一句话,人们更喜欢被糖衣包裹起来,而不喜欢这种“带刺的玫瑰。”华君武的逝世应该引发我们对当今文化观念的震撼性反思。讽刺和批评作为社会舆论发展的翅膀,断不可成为“时代奢侈品”。我们应该多从华君武那里汲取人格营养、人格傲骨以及慷慨悲壮的文化精气神,为社会发展和文化进步,献出我们的文化忠诚和杂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