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唐陆柬之书法欣赏神俊超逸,大唐第一行书

188金宝搏 39

 

陆柬之,唐吴人。武周时期宰相陆元方的伯父,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虞世南的外甥,“草圣”张旭的外祖父。官至朝散大夫,守太子司议郎。以书专家,少学舅氏,而世南学于永禅师,皆有礼法。柬之与欧、渚齐名,隶行入妙,草入能。隶行于今殆绝遗迹,尝观其草书意古笔老,信乎名不虚得也。尝书头陀寺碑、急就章、陆机文赋、龙华寺额、武丘东山碑,最闻于时。传见《唐书·陆元方传》。

188金宝搏 1

188金宝搏 2

书法欣赏-陆机文赋

陆柬之最初书学虞世南,又学欧阳询,晚临摹王羲之、王献之父子。草书笔意尤为古雅,终于成为名重一时的大书法家,与欧、褚齐名。工正行书。善临摹,虽“工于效仿,劣于独断”,但有较高成就。当时亦有人把他与欧、虞、褚并称初唐四大家(但一般说初唐四大家为欧、虞、褚、薛)。隶、行书为妙品,草书为能品。他的书法作品流传甚少,隶行殆已绝迹。依据流传下来的《兰亭诗》、《文赋》来看,他的书学师承传递关系,确实与王书是一脉相承的。故观草书笔意古雅,其书名重于世,当不虚传。

    
《陆机文赋》书法显得沉着朴厚、挺拔多姿,转折时笔势连贯,时而用笔顿挫分明,时而用笔驯雅整饬,有法有致,点画表里莹润,骨肉和畅。尤其在每个字的横笔转弯之处运用方折之笔,更显得遒婉劲健,时而用笔瘦挺,稍现锋芒,转折处有较明显的方笔棱角,给人以厚重遒劲的感觉。陆柬之所书《陆机文赋》,神俊超逸、圆润遒劲,故赵孟頫称赞他不在顾、欧、虞、褚、薛之下,揭溪斯谓其书有晋人风格。         
《陆机文赋》为晋代陆机撰文,陆柬之书法,从中可以窥见深厚的王书风范,为陆柬之行楷代表作。帖后无余纸,名款已失,有赵孟頫、李倜、揭溪斯、危素、末濂、孙承泽等跋记.帖中”渊”、”世”等字均作缺笔,盖避唐代帝王名讳之故。陆机文赋书法婉润清丽,甚似《兰亭序》,赵孟頫书曾得力于此.卷前引首有明代李东阳篆题”二陆文翰”及沈度隶书”陆机文赋陆柬之书”。他于跋中提到的陆柬之另两件作品《兰亭诗》和《兰若碑》,今已不存,所以这件作品作为初唐传至今日的真迹,弥足珍贵,不仅反映了陆柬之的书法水准,即卷后众多题跋中提到的”神俊超逸”、”结体遒劲”,重要的是能看到的初唐诸家作品,虽皆以王羲之为取法对象。卷后题跋者以赵孟頫:《文赋》得《兰亭序》真髓,神形皆备,所谓”有晋人风格者”。

188金宝搏 3

   
《陆机文赋》结体圆秀,不拘一格,自然活泼,一片机趣。点画波磔之间,使转运行之际,结体照应之处,皆合《兰亭》妙法,从中可窥陆柬之于《兰亭》所下功夫极深。书风温润圆浑,遒劲秀美,具有晋人风韵。用笔刚柔并济,笔笔精到,然能变化迭出,不失妙理。《陆机文赋》,传唐陆柬之书,共1668个字,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李嗣真《书后品》指出“陆学士受于虞秘监,虞秘监受于永禅师,皆有体法。”又曰:“陆柬之学虞草体,用笔青出于蓝”。

更多书法欣赏

188金宝搏 4

188金宝搏 5

188金宝搏 6

188金宝搏 7

188金宝搏 8

188金宝搏 9

188金宝搏 10

188金宝搏 11

188金宝搏 12

188金宝搏 13

188金宝搏 14

188金宝搏 15

188金宝搏 16

188金宝搏 17

188金宝搏 18

188金宝搏 19

188金宝搏 20

188金宝搏 21

188金宝搏 22

188金宝搏 23

188金宝搏 24

188金宝搏 25

188金宝搏 26

188金宝搏 27

188金宝搏 28

188金宝搏 29

188金宝搏 30

188金宝搏 31

188金宝搏 32

188金宝搏 33

《陆机文赋》,墨迹本,无款。晋陆机撰,传陆柬之书。纸本,行书。据《石渠宝笈》载,纵26.6厘米,横370厘米,全卷共144行,计1658字,其中行楷1566字,草书92字。真迹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188金宝搏 34

卷后题跋者以赵孟頫为最重要。赵孟頫曾临学此帖,从中领悟晋人笔法和结体,受益匪浅。《文赋》得《兰亭序》真髓,神形皆备,所谓“有晋人风格者”。他于跋中提到的陆柬之另两件作品《兰亭诗》和《兰若碑》,今已不存,所以这件作品作为初唐传至今日的真迹,弥足珍贵,不仅反映了陆柬之的书法水准,即卷后众多题跋中提到的“神俊
超诣”、“结体遒劲”,重要的是今日能看到的初唐诸家作品,虽皆以王羲之为取法对象。

188金宝搏,释文:右唐陆柬之行书文赋真迹,唐初善书者称欧虞褚薛,以书法论之,岂在四子下耶。然世罕有其迹,故知之者希耳。大德二年十二月六日,吴兴赵孟頫跋。

188金宝搏 35

188金宝搏 36

188金宝搏 37

李倜跋文賦

188金宝搏 38

188金宝搏 39

这篇跋文实乃佳作,笔画间架的处理,信手拈出而触处成妙,在平和宁静之间尽情挥洒,儒雅动人,舒卷自如,无一笔不痛快,无一笔不沉着,含蓄、潇洒、清隽、超逸,无雕饰,无燥气,全是天真自然。正像他《跋陆柬之书文赋》中所说:“如浮云变化,千态万状,一时之书一时之妙也。”

既得晋人形质,又得晋人之神韵,充满感人的鲜明的书卷气息,真是极完美的技巧与极自然的审美意识的自然反映。就此一幅佳作就足以使李倜跻身于书法大师行列。